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弥猴桃 >正文

[民间故事] 武师的心计

时间2021-10-06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独门绝技竟传外人?武师之子何去何从……
  
  清军入城后,天下大乱,匪祸横行,百姓纷纷习武,以求自保。
  
  有一个武师叫廖一然,颇有名气,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还自创出一套独门功夫——蛤蟆扑蝶。一听这名字就够夺人的,再看他趴伏在地上,眦目瞪眼,像一团面瓜。正在人们疑惑讪笑的当口,他一瞬间爆发扑向猴子般灵巧的对手,对方双臂瞬间被撕脱,如蝴蝶破了翅膀,再也飞不起来。单凭这一手,投入他门下的人便络绎不绝。
  
  武师有个儿子,名叫廖天宝,也跟着父亲学武功。天宝既有着父亲的遗传,聪慧灵敏,还有着父亲加师父的特别关系,因此很快脱颖而出,成了父亲手下的高徒,师兄弟们纷纷称赞他,说他一招一式中早已经有了师父的风范。
  
  这样的夸赞声多了,却惹恼了其中一个叫许千斤的。这许千斤也是个聪慧的徒弟,对师父所授的武功刻苦练习,领会精要,所以每每听到师兄弟们对廖天宝众星捧月般夸赞,便心中颇为不服。
  
  这天,廖武师教罢武功刚离开,许千斤拉住廖天宝说:“你先别走,今日当着众人面,咱俩过几招。习武人,谁不想挣个好口头?平日天下好口头都被你占去,若你今日赢了我,我也再给你加一口;若是我赢了,这好口头就是我的,你敢不敢应?”
  
  平日里,有爹的面子放在那里,还没人敢明目张胆地向廖天宝挑衅。天宝先是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也没答话,忽地跃起,瞅准许千斤面门便劈去一掌。
  
  练武之人,皆是闻风而动的。再看许千斤,果然是好身手,偷袭之掌至面门只在毫寸间时,扬手“啪”的一声将其推开,顺势跃向一边,迎击的马步早摆在那里。
 陕西比较好的医院治疗癫痫 
  那些师兄弟们一个个驻步不走了,围上来兴奋地呐喊:“别停手,让我们饱饱眼福!”哄闹声中,廖天宝与许千斤已交手几招。接下来,二人你来我往,上搠下钻,打得不可开交,尽显身手。眼见一个时辰过去,二人竟打了个平手。
  
  平日里,廖天宝趾高气扬,是处处要领先的,面对这个结果,不禁又惊又惑,脱口道:“我怎么和你打了平手,这是咋回事儿?”
  
  许千斤听了廖天宝的疑问,鄙夷道:“什么灵敏聪慧,父亲遗传,今日一试,不过如此。若不是平日师父给你吃小灶,今日你必败于我!”
  
  吃小灶,就是武术师父在授徒弟功课外,暗里再单一向某个弟子授功夫,可这样做犯了师徒之忌,也有损师德,会让众人不服。所以一听这话,廖天宝顿时怒了,对许千斤道:“你我平头为徒,你凭啥说我爹给我吃了小灶?”
  
  “就凭师父他是你爹,这还瞒过人去?”许千斤心生忌火,更不屑道,“若师父也给我吃小灶,我必打败你!”
  
  “说得好!”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众人回眸,正是他们的师父廖一然。原来,有好事的徒弟跑去告诉了他许千斤与廖天宝比试武功之事。
  
  “爹爹……”廖天宝脱口喊道。
  
  “师父,我……”许千斤想起刚才对廖家父子的不敬之语,嗫嚅地低下头去。
  
  武师没看儿子廖天宝,竟径直走到许千斤面前,道:“为师在此已看过多时,没承想你的功夫里竟确有眉目。”他拍拍许千斤的肩膀,叹了口气,“唉,你说得没错,天宝确是吃了小灶。他是我儿子,毕竟血浓于水呀!可吃过小灶却没能打败你,真是出水才见双腿泥呢!罢了,今日为师就要改改这武行晚上睡着后突发癫痫规矩,不问亲疏,只给真正的高徒吃小灶,你许千斤便是第一个。”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许千斤更是疑惑地抬起头,不知该不该相信。
  
  廖天宝也张口结舌:“爹爹,你……”
  
  “你住嘴!”廖一然黑脸喝道,“吃了小灶还与别人打平手,丢尽我脸面!”又回头向大家说,“你等也都听好,为师往后授徒,有教无类,廖家功夫只给高徒吃小灶,就这样定了!”话未毕,众人为师父的高风亮节,早掀起一片赞誉之声,只有廖天宝愤然而去。
  
  这天晚上,廖天宝忧愤得难以入梦,这时好事的师弟来他身边报消息道:“师父他真的在给许千斤吃小灶呢!就在鲤鱼石。”
  
  廖天宝急匆匆赶到,果然看见爹爹与许千斤在鲤鱼石下。这时弦月正挂当空,月光映照出二人的一招一式。廖武师指点许千斤趴下,双手抓地,圆睛鼓凸,直视前方,肚皮贴地几乎没有一丝缝隙。这时四野静寂,树叶落地几乎都能听到。只待得丹田之气饱满,许千斤突地跃身而起,闪电般扑向半空,同时双手“呼呼”生风做撕扯状,惊得廖天宝几乎停止呼吸——爹爹传授许千斤的,竟是廖家独门功夫“蛤蟆扑蝶”!
  
  身边师弟更是疑惑不满:“师父这是咋了,好好的儿子不教,小灶真给外姓人吃呀?”
  
  听了这话,廖天宝双目骤亮,一纵身,跳到爹爹和许千斤面前,把他二人吓了一跳。廖天宝看着父亲,气定神闲道:“就在昨日,儿子还在愤恨爹爹,舍弃生儿,将功夫传于外姓。今夜看来,是天宝让廖家失望了。可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既然爹爹如此稀罕许千斤,廖家便没有了天宝的位置,天宝这就身退。这辈子天宝还是爹的儿子,到了那天,天宝还会来为爹爹养老送终长沙专业治癫痫的医院。”
  
  廖天宝说完,跪地给爹磕个响头,起身而去。廖一然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仰天叹了口气。
  
  儿子离家出走没有撼动武师的定力,反而让廖一然视许千斤如己出,以后教其武功更加严密精心。月明之夜,鲤鱼石下便有廖武师和许千斤的身影,仿佛廖武师就没有过廖天宝这个儿子一般。
  
  再看许千斤,有师父的小灶,果然武功长进飞快,在廖家班里已经没有对手,且有师父的宠爱,也开始妄自尊大,比以前的廖天宝还要自傲,不可一世。
  
  转眼一年过去,武师觉得许千斤功夫已成,这天,他设下比武场,跟众人宣道:“以武拔筹,谁与许千斤战得平手,下一个高徒名头便是谁,为师也给他吃小灶。”
  
  结果可想而知,师兄弟们一个个上场,一个个都被许千斤打败下来。廖武师高兴地站起身,就要将头牌状再次颁给许千斤。
  
  “慢着,还有我呢!”突然,场外飞进一人——竟是廖天宝!
  
  众人均是一怔,只有武师廖一然一声不吭,表情复杂地望着一年未见的儿子。许千斤仅沉默片刻,见师父无语,再不将廖天宝放在眼里,飞扑上去口中叫道:“上回打平手,现在我更不怕你了,今日让你必败……”然而,他突然住了口,原来他看到廖天宝摆出的,竟是“蛤蟆扑蝶”的架式!
  
  许千斤旋即又暗笑:这一年里在鲤鱼石下,有师父亲授,他早将蛤蟆扑蝶之功练得炉火纯青,今日廖天宝却要以缺敌全,这不是用竹剑对钢矛吗?那就用同样功夫制服他,看谁才是真正的蛤蟆扑蝶!
  
  说时迟那时快,两只蛤蟆,一双蝴蝶,早已杀腾奔跃,翻飞扑打起来。然而几十个回合后,让人没想到的太原哪个癫痫病医院比较好是,败下阵来的竟是许千斤。廖天宝强力的蛤蟆爪,虽没撕落许千斤的双臂,却让他双臂痛麻得再不能动弹。惊心动魄的场面看得师兄弟们都忘记了叫好。
  
  “好!”突然师父廖一然唤出一声!许千斤听了一怔,廖天宝也听得愣在那里。许千斤回过神耷拉着双臂,走到武师面前,痛声低问:“师爹,这到底是咋回事?”
  
  谁知武师突然变得冷漠,道:“别叫师爹,还是叫师父吧。”许千斤又是一愣:武师翻脸比翻书还快?但他已顾不得这些,叫道:“一年来您只教我一人蛤蟆扑蝶,为何天宝却青出于蓝,我不明白呀师父?”
  
  “因为,一年来不是我教你,是我们两个一起,在教天宝蛤蟆扑蝶。”
  
  “我们两个教他?”许千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所以我得谢你。”廖武师这才娓娓道来,“没有比当爹的更了解自己的儿子,廖家武功是不许与别人打平手的,更不许别人超越的。鲤鱼石下我给你吃小灶时,每次天宝都来偷看、偷学。胸中有心力顶着,就是我不手把手教他,一招一式他都会记得牢靠,磨得精炼,偷学的功夫更用心计。这就如那‘蛤蟆扑蝶’之本质:蝴蝶飞舞多翩翩,蛤蟆行止多笨拙;正是笨拙才迷惑对手,在笨拙下面蓄势待发,一发制胜。”
  
  许千斤委屈得几乎要哭了:“可在鲤鱼石,我跟师父学功夫更直接,为啥就不如他?”
  
  廖武师又叹了口气,道:“这是因为,你俩互换了心性。你有师父宠着,身上有了从前他的毛病:心高气傲,飞扬跋扈;他却失去爹的宠溺和众人的簇拥,靠的只有他自己了。”
  
  许千斤这才似乎明白过来,低下头再也说不出话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