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仁之实 >正文

想当锦鲤的她,遇到了帮她清空购物车的男人

时间2021-10-06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
  
  “快来看啊,微博的锦鲤出现了,有人居然抽到了免单大礼包。”叶兰嘉羡慕地刷着手机,对男友袁烨说道。袁烨刚洗完头出来,差点绊了一下:“这破出租房,地砖坏了房东都不给修。”叶兰嘉皱着眉,有什么办法呢,租的是这城中村最便宜的房子,房东爱理不理很正常。不过,她很快收起露在眉心的那点小愁绪,招呼袁烨过来沾沾锦鲤的喜气。袁烨凑到跟前,听她许着有朝一日能当锦鲤,有人帮她清空购物车的心愿,心里头有种被针扎的感觉,又刺又痛。
  
  叶兰嘉和袁烨从小镇出来,经常要给家里寄钱贴补家用。可他们偏偏学历不够,收入也不高。袁烨在做销售,高大帅气,形象不错,可惜天生不是吹牛皮的料,常常完成不了业绩。叶兰嘉姿容出色,在一家公司做前台,每天赔笑脸赔到脸抽筋。她最大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能被馅饼砸中,翻身把歌唱。她常常在睡前跟袁烨嘀咕: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啊!
  
  虽然爱做白日梦,但叶兰嘉还是很务实的。逛街从不买买买,最奢侈的就是买一杯二十几块的网红奶茶,要两根吸管,两人一起喝到最后一颗珍珠消失。公司有不少人想追求她,可她说除了袁烨,谁也看不上。
  
  说起来,叶兰嘉和袁烨的相遇挺奇妙的。当时,两人同住一个片区,经常坐同一辆公交车。那天,叶兰嘉面试回来,没想到大姨妈突然到访,白裙子被弄脏了,她却浑然不知。袁烨凑过去悄悄提醒她湖北癫痫病医院,还把衬衫脱下来让她围在腰上,他光着上身独自承受着旁人怪异的眼光。那一刻,叶兰嘉觉得好有安全感。到站后,叶兰嘉想把衣服还给他,袁烨坚持让她穿回家,避免了一路的尴尬。
  
  后来上班早高峰,袁烨又一次在公交车上和她相遇。他看到有人想占叶兰嘉的便宜,大吼:“你手放哪里呢?”叶兰嘉才意识到,刚刚被人蹭了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的。那人看到高大的袁烨秒怂:“原来是哥儿们你女朋友啊,误会误会!”趁着靠站,那人匆忙下了车。在拥挤的车厢里,叶兰嘉和袁烨四目相对,一股强大的电流在彼此之间流动。
  
  2
  
  想到两人一路走来,袁烨挺内疚的。每次逛网店,她总是看了又删,删了又放,却从不跟他要,因为她知道他是真的穷,可她不嫌弃。但最近,他发现叶兰嘉无端多了很多包包和衣服,而且价格不菲。她回家也一天比一天晚,还总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袁烨欲言又止,叶兰嘉也没解释什么,说了一句累死了就冲到厕所卸妆洗澡,一出来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看着她那张洁净如初的脸庞,袁烨有种行将失去的感觉。就在两小时前,他看到有人开了一辆敞篷跑车送她到家门口。袁烨想起了叶兰嘉那句“何以解忧,唯有暴富”。说实在的,没人天生想过穷日子。一阵苦涩在舌尖悄悄蔓延,假如她真要离去,也只能怪他不够有用吧。
  
  就在袁烨开始等待哪天被分手烟台羊羔疯治疗到哪家医院好时,一朵开得烂熟的桃花砸在了他的身上。公司那位离异的女销售总监指明带他去应酬,还特意把他领到最好的西装店,帮他买下了两套贵价西装。在准备离去时,他见到了叶兰嘉正和那个人一起进了一家首饰店。那一刻,袁烨感觉到有种叫爱情的东西像被揉碎了。
  
  那天晚上,袁烨被女总监领到了一个酒宴。他不知道喝了多少杯,直到意识逐渐模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等他醒来,发现自己睡在酒店的房间里,旁边空无一人。手机里有叶兰嘉打来的十几个电话,还有女总监发过来的信息:“这事成了,接下来你得负责!”袁烨一头雾水,看到自己身上竟不着片缕,只剩一条内裤,心头不禁一沉。
  
  他急匆匆地给叶兰嘉回了个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顾不上浑身还沾有酒气,袁烨着急地打车回到家。衣柜里还留着不少她的衣物,可她那个最大的行李箱已经不在了。他笑得有些难看,该来的迟早都会来,该走的怎样也挡不住。两个人同时出现了更好的机会,可这一步之遥却在一点点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袁烨不怪叶兰嘉,他只怪自己太弱,保护不了她,还有自己。
  
  3
  
  袁烨拖着沉重的身体进了总监办公室。看著她一脸春风的样子,他结结巴巴地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女总监噗嗤一笑解释说,项目成了,客户很喜欢他,指定让他当负责人。不过,昨晚他吐得浑身都是,只好请工作人员帮忙清理。这下,袁烨才彻底醒过来癫病怎么样治疗好到北京军海。他要升职了,还有一笔丰厚奖金,重要的是女总监并不想潜规则他。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女总监还给他预订了一台高配电脑。
  
  袁烨欣喜若狂,想立即告诉叶兰嘉,可电话不通。他想到伊人可能已被他人拥入怀了,心情又跌到了谷底。快下班时,叶兰嘉终于发来了消息,约他到观光西餐厅见面。袁烨的心开始怦怦怦地狂跳,这是分手吗?他是不是该成全?
  
  到了餐厅,叶兰嘉早已在临窗的位置等待。袁烨正想开口,她粲然一笑:“等你有点儿久,我先去下洗手间。”袁烨看到餐桌上叶兰嘉的手机,不由得拿起来,输入了他一直都知道的密码。幸运的是,开锁成功。过了五分钟,叶兰嘉回来了。她刚想开口,袁烨示意他先说:“我想先送你一样东西。”他把她的手机递到她手里,“你不是一直想当锦鲤,希望有人帮你清空购物车吗?我刚刚全部付款了。”
  
  叶兰嘉大吃一惊,眼里似乎涌动着几丝水汽,“其实你不必送我的,我现在不需要了,申请退款吧。”袁烨暗叹,终究是晚了一步。他强撑起精神问:“今天特地约我,是吃最后的晚餐吗?”“今天不是两周年纪念吗?”随即,叶兰嘉拿出一个大袋子递到袁烨手中,“这是送给你的纪念日礼物。”居然是一台上万的苹果电脑。袁烨很感动,但却说:“其实你不必送我的,我现在也不需要了。”
  
  一阵沉默后,叶兰嘉问:“你是打算跟你的女上司在一起了吗?”袁烨也问:昆明市癫痫病哪里治很好“那你是打算跟那个富二代在一起了吗?”“什么富二代?那个是我的新雇主。”就在西冷扒和红酒的味道在空气之中弥漫时,两人进行了一场许久没有过的对话。
  
  为了为叶兰嘉圆梦,袁烨不停地跑业务,以求得到好机会。最终,女总监被他的勤奋和能力打动,还重点栽培了他。叶兰嘉也想给袁烨买台新电脑。她知道,许愿当锦鲤不现实,找份好工作更靠谱。恰好,她陪同事去设计师名店试衣服时,被对方看中,介绍她去当模特。她担心袁烨不喜欢,就偷偷辞了职。那天送她回家的就是知名设计师本人,他已经有未婚妻了,去商场就是帮他选戒指。也是那天,叶兰嘉见到了女上司在帮袁烨整理衣领。两人仿佛都看到对方有了异心,想成全彼此,但又希望能做点什么。没想到,居然是一场误会。
  
  心头松了一口气的叶兰嘉问:“那你为何不要我送你的电脑?”他说公司已经配了,这台留给她自己用。“那你为何要退款?”叶兰嘉笑了,说现在有很多样板衣服,口红包包都有送,刚用大行李箱给运回来。努力准备的礼物虽然没派上用场,但是,知道真相的他们却更加相爱了。不过,叶兰嘉不打算把退回的钱给袁烨了,她要存起来,为两人以后的小窝努力。
  
  回家的路上,叶兰嘉突然想起《麦琪的礼物》。原来,他们都是彼此生命中的天使。两颗单纯的心落入了滚滚红尘,也没有沾染半分尘世的俗。在花花世界里,他们守住了爱情。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