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天鬻者 >正文

[小小说] 不死都不行

时间2021-10-06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个精明能干的要害部门局长,在四十出头的年纪,钱、权、色,成功男人该有的一切他都拥有了。但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他却莫名其妙地被人害死了……
  
  1。首次葬身
  
  沈天明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四十出头就当上了要害部门的局长。房子三套,漂亮的小情人,海内外N多存款……成功男人该有的一切他都拥有了。
  
  不过,最近沈天明也挺烦恼。上面查得紧,几个比他神通广大的同僚被“双规”,闹得他坐卧不安,害怕哪天会轮到自己。小情人佳佳成天闹着要转正,老婆似乎闻到了狐骚味,正对他阴阳怪气。
  
  成功男人活得不易啊……
  
  这天周末,风和日丽、四级小风,沈天明接到一个电话,有人约他在河滨酒店小聚,他想借此散散心就去了。傍晚大家喝了些酒。晚上,半醉的沈天明心事重重地在酒店附近的河边发呆,突然脑后一股风起,他的头被人重重一击,人掉进河里,淹死了。
  
  做了鬼的沈天明死不瞑目,他不甘心,谁让他死的他都不知道。小时候算命的说他的阳寿有八十年呢,这才刚过一半。于是,他大闹阴界水府,要阎罗王给个说法。
  
  判官查了生死簿,上面的确说他有阳寿八十年,这么早死的确不该,于是阎罗王说:“你还差四十年阳寿,再给你四次机会,一次机会十年阳寿。不过你回阳间后将忘掉在阴间的一切,再下来后才能想起。”
  
  2。第二次死
  
  于是,沈天明又活了。
  
  又是这天的周末,风和日丽、四级小风,沈天明接到王老板的电话,要与他在河滨酒店喝酒。王老板看上了沈天明职权范围内的一块地,想低价购入,前期给了他一百万元,答应事成后再给四百万。
  
  沈天明满心欢喜,反正大片的空地放着也放着,给谁癫娴病是什么原因?都是给,王老板难得这么有眼色,就给他呗,不就是他这一把手一句话的事。
  
  河滨酒店里,酒过三巡王老板亮了底:“那四百万给不了了,现在地价不稳我要赔钱,不过那一百万您不用还了。”
  
  沈天明火了,哪有这样说话不算话的?前面好几个老板给他开价三百万呢。
  
  王老板也是个翻脸不认人的主,他原本就是地痞流氓出身,他说:“您收了我一百万,票据和录像我可都有,大不了地我不要了,但您收我钱这件事也得曝光,何必搞得两败俱伤呢?”
  
  沈天明气得真想把王老板的鼻子打歪,可是关于王老板中标的事已经报上去了,铁板已钉了一半的钉子。他猛灌几杯:“姓王的,算你狠,你不地道也别怪我无情,这酒不喝了。”
  
  沈天明气呼呼走到河边,想着怎么收拾王老板这黑心商人,虽然标书已签字,但如果中标方有重大错误的话,在没有开工的情况下也可以收回。沈天明知道王老板以前在其他城市盖的房子坍塌死过人,凭这就能牢牢牵制他。
  
  凡事得证据全面才行,沈天明给秘书打电话,让他明早就去王老板盖楼坍塌的城市调查,取得第一手材料。
  
  才跟秘书交代完,突闻脑后一阵风起,沈天明的头被人重重一击,人掉进河里,淹死了。
  
  沈天明第二次下水府阴间,他什么都想起来了,原来自己是被王老板这腹黑商人给害死了,为四百万黑钱丢一条命,可惜了。
  
  3。第三次死
  
  沈天明还有三次机会,三十年阳寿了。
  
  时间又回到了周末,风和日丽、四级小风,他接到电话,是上司马市长的秘书打来的,市长约他去河滨酒店开座谈会。
  
  沈天明大喜,自己对上级的情感投资一向做得好,马市长让他去肯定有好事,几个肥缺南昌查癫痫去哪个医院比较好正虚位以待呢。
  
  等沈天明去了才知道,来开座谈会的人有八九个呢,除了马市长等三个主要领导,还有五个中层干部,实力与沈天明均等,这是场不动声色的博弈啊,这几个都是市长物色的后备干部,但市长会把最肥的缺给谁呢?
  
  座谈会就是走走形式,傍晚了,撮一顿是免不了的。虽然上面禁止大吃大喝,但这是学习培训的晚餐嘛,只要做账做得好,上面查不出来。
  
  几个后备干部争先恐后讨好领导,酒是免不了要多喝的。沈天明酒量不大,但此时正是表现的时候,死撑着也得喝啊,不一会儿他喝醉了。在卫生间,他拉着马市长的手说:“市长,您睡过佳佳的事,我可是有证据的,不过这回您要对得起我,我自然就忘了这事。”
  
  马市长的笑容瞬间僵硬了。
  
  上完厕所,沈天明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晕头转向跑到河边吹凉风。犯起一阵酒呕,沈天明边呕边想:轻伤不能下火线啊,那几个竞争对手都不是善类,自己抓的马市长小辫子不知能不能起作用,不管怎样,马市长不敢怠慢自己,以后他沈天明就官运亨通啦。
  
  正胡思乱想间,突听脑后一阵风起,沈天明的头被人重重一击,人掉进河里,淹死了。
  
  死了的沈天明知道了凶手是谁,他是马市长。上面查贪查嫖那么紧,马市长当然害怕他这颗定时炸弹。没换来官运亨通,却把自己命给弄丢了,沈天明后悔自己心太急。
  
  4。第四次死
  
  沈天明现在还有二十年阳寿,两次复活的机会。
  
  还是那天的周末,风和日丽、四级小风,沈天明接到电话,是佳佳娇滴滴的声音:“亲爱的,我想你了,来河滨酒店吧,我们不见不散哟。”
  
  这小妮子奇怪了,前几天还跟他闹来着,说不离婚就把事情闹到上面去。他现在正是要升湖北治癫痫的专业医院迁考验的关键时期,哪敢在作风上面出问题?再说老婆各方面都不错,女儿都十来岁了,找佳佳本来就是他男人劣根性犯的毛病。
  
  小情人虽让人头痛,但也确实迷人,沈天明心又痒痒了,给老婆道声“工作有应酬”,忙不迭地去了。
  
  佳佳这天打扮得特别性感,非要跟沈天明来个烛光晚餐,说有重大喜讯告诉他。沈天明又嘴馋又好奇,不知不觉喝得头大了,他抚摸着小情人的小蛮腰说:“你要是天天这么乖不胡闹,多好。有什么重大喜讯,快告诉我。”
  
  佳佳脸色一正:“我怀孕了,我要给你生个儿子。”她拿出医院开的证明。
  
  沈天明差点晕过去:“我的天,你太不懂事了,赶紧打掉去,十万够不够?”
  
  但佳佳咄咄逼人:“我一定要给孩子一个交代,我为你已经流产两次了,我都快三十岁了,还有多少青春可以浪费?”
  
  沈天明虎起脸:“天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我的,马市长不是也上过你吗?”
  
  佳佳气得快疯了,把酒泼了沈天明一脸,当初她被马市长迷奸,还不是为了摆平沈天明经济上犯的错误,这家伙居然提起裤子不认账,怀疑孩子不是他的。其实佳佳并不是一味只为钱的女人,她想想这些年当小三受的委屈,恨恨地说:“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会遭到报应的。”
  
  老婆打电话来问他在哪,沈天明赶紧逃了,丢下伤心欲绝的佳佳。
  
  在酒店外的河边,清凉的风让沈天明清醒了些,他想:佳佳这个女人再也不能招惹了,那是罂粟花,好看但有毒啊,只是她万一真怀孕了怎么办?
  
  正烦乱间,突听脑后一阵风起,沈天明的头被人重重一击,人掉进河里,淹死了。
  
  杀他的是佳佳,被情所伤的女人最疯狂,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河南专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沈天明到阴间后,挺后悔,自己老婆那么好,干吗要招惹佳佳呢?就算找情人,也应该找那种无欲无求的女人。
  
  5。终于死定
  
  阎罗王给了沈天明三次机会,他均失去了,他现在只有十年阳寿一次机会了。
  
  阎罗王说:“你这个人虽然精明,但钱、权、色让你丢了三十年阳寿,剩下十年还打算好好活下去吗?”
  
  进到阴间的沈天明想起了自己的几次死亡经历,他深感悔悟:“阎王,你就让我当个普普通通的人吧,钱、权、色都是身外之物,我只想好好活。”
  
  等沈天明洗清记忆回到阳间,还是那个周末下午,风和日丽、四级小风。他接到了电话,电话是他的官场好友打来的,他带来了噩耗,沈天明被调查出了经济问题,负责调查的官员下榻在河滨酒店。
  
  沈天明脑门上火,急忙向河滨酒店赶去,想知道些具体消息。
  
  调查的官员告诉他,他的问题很明了,但上级领导还是对他网开一面,私下解决,只没收他的非法所得,将他降为普通科员。
  
  沈天明腿都软了,他过惯了呼风唤雨、财源滚滚的当官日子,再做普通科员哪受得了?
  
  失落时,他给佳佳打电话倾诉,佳佳冷冷地说:“你也有今天啊,活该!不过你的事可不是我揭发的。”
  
  酒店的服务员似乎也知道了他的遭遇,一脸的不待见:“你喝酒得自己付账,带钱了吗?”
  
  周围所有的人似乎都在嘲笑他的失败。
  
  沈天明喝得醉醺醺来到河边。他越想越难过,心想:人往上走可以,谁能受得了虎落平阳?一个没有金钱、没有权力、没有美女的男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好。
  
  于是,沈天明一个猛子扎到河里,自杀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