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风飞扬 >正文

年轻女孩龙东梅:放弃高薪返乡追随母亲献爱心

时间2020-10-20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龙海燕  何文
 
  2003年,她为母亲田金珍拍摄关心留守儿童题材的电视作品《千里寻母记》担任主角,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和赞扬;2006年她又帮母亲一起创办“留守儿童自强班”,呼吁更多的人投身留守儿童关爱事业;2012年,她居然放弃高薪从广东深圳回到家乡(国贫县——湖南花垣县),独自一人在深山老寨免费开办起留守儿童爱心幼儿班,为农村学龄前儿童提供免费的学前教育------她就是花垣县麻栗场镇溜豆村乡村志愿幼师龙东梅。
  
  放弃高薪回乡义务办学
  
  2011年6月,龙东梅从长沙师范学院学前教育专业一毕业,就由她的班主任推荐到深圳的一所私立幼儿园工作。工作不到一年,工资便涨到4000元左右。家里的爷爷奶奶常引以自豪地在村里人面前夸耀她。没想到2012年8月,龙东梅却辞掉深圳的工作,回到了家乡。很多同事疑惑不解:“好不容易走出穷山村,来到大城市,为什么放弃那么好的工作,选择回去呢?”
  
  这一切还得从龙东梅的母亲说起。
  
  龙东梅的母亲田金珍,淳朴、善良、特别关爱留守儿童,当地人称她是“留守儿童的好阿妈”。母亲对留守儿童关爱的事迹深深感染和影响着龙东梅。2003年田金珍拍摄关心留守儿童题材的电视作品《千里寻母记》,讲述了一对留守姐弟寻找母亲的感人故事,引起了社会对留守儿童的广泛关注。当时,龙东梅在电视中饰演了一个被母亲抛弃后的可怜儿童。其实龙东梅家庭并不富裕,她的父母也经常外出打工,在饰演角色的过程中她更加深切地体会了留守儿童缺少关爱的孤独、可怜。
  
  在深圳工作的日子里,工作很轻松,看到深圳的孩子上学、放学都有爸妈接送,穿得整整洁洁、漂漂亮亮,我常常会想到我们村里孩子布满鼻涕的小脸、粗糙开裂的小手、脏兮兮的衣服和那一双双期待关注的眼睛。”龙东梅回忆说。山村孩子们的形象时常在她的脑海里浮现,每次和母亲通话她都要询问有关村里孩子的事情。直到2012年6月的一天,母亲的一个电话让她决定回家乡。
  
  “东梅,如果你真的挂牵孩子们,你就回来把你所学的知识教给我们花垣的孩子,让他们也享受专业的学前教育。”母亲的话化为了龙东梅的具体行动。2012年8月,龙东梅毅然辞掉深圳的工作,回到了家乡。2012年9月,龙东梅在花垣县城南幼儿园当上了幼师。
  
  “花垣的孩子没深圳的孩子幸福,乡村里的留守孩子更没深圳的孩子幸福。”2012年年底,龙东梅又辞掉了县城幼儿园的工作,决定去当山村幼师。当时她有两个选择:一是去村小学前班代课,每月还可领取一些代课费;二是自己在更加偏僻的山村办幼儿班。龙东梅选择了后者。她说:“哪里最需要幼师,我就应该往哪里去。”
  
  离过年越来越近了,家家户户都在置办年货,龙东梅和母亲却正忙着走访调研,看在哪儿办幼儿班最合适。有一天调研经过溜豆村,顺便到一个叔叔家里坐坐,刚好溜豆村的老村长也在这癫痫要吃什么好个叔叔家。“都快过年了,那两个没得孩子了的家怎么过啊?”老村长感叹着。原来,2012年夏天,溜豆村有3个小孩去水库洗澡,其中两个被淹死了,失去孩子的家长痛不欲生。老村长讲起这事故,不禁泪水横流。龙东梅也跟着掉眼泪。她把想办幼儿班的想法给老村长一说,老村长十分赞同,并希望她能在溜豆村办学。溜豆村地处吉卫镇和麻栗场镇的中心地段,是麻栗场镇较大的自然村寨,全村238户,共1000人左右,村里的年轻人大多数出去打工,只留下老人和孩子,老人经常忙于农务,孩子经常没人看管,溜豆村没有幼儿园,家境好些的学龄前儿童被送到镇上的幼儿园,大多数家庭因费用贵和没时间接送也就让孩子在家“摸爬滚打”。
  
  “溜豆村是办学的好地点,就在这里办了!”龙东梅下定了决心。
  
  溜豆村的村长和村支书对龙东梅办学的想法非常支持,同时也对龙东梅要面临的困难感到担忧。“妹子啊,你要来我们非常欢迎,但是这里没有住处,你得天天搭车回家去住,也没有工资,车费还要自己出啊。”
  
  “既然决定了,我就要克服一切困难。”龙东梅坚定地说。
  
  听说龙东梅要义务办学,亲戚朋友们都来劝说:“你肯定要适当地收取费用,不然你怎么生活?”“你想想你如果不收费,那你就要自己贴钱的!”“你不收钱,你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你不收钱,以后你各种教学活动都难以展开。”......龙东梅感觉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心中开始犹豫了:是义务办学,还是适当收取费用?
  
  2013年2月的一天,龙东梅在溜豆村村长和村支书的带领下,来到原废弃的村小,察看办学点。那天下着蒙蒙细雨,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三间小瓦房时(三间共计不到100平米),村长说那就是以前的小学。破旧的瓦房,枯黄的杂草,阴雨的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一点亮色,这个原本就荒凉的村寨被渲染得更加萧杀,回过神来,想到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就要在这里度过,一股浓烈的孤独感顿时把龙东梅包裹起来。
  
  “看完房子的那天晚上,我蒙在被子里哭了很久,想了很多。”龙东梅说,“我想,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能不能给孩子们带来不一样的色彩?接下来的日子我要怎么过?我面对的困难会有哪些?最后,我还是决定义务办学。我想如果收费,不仅帮不到孩子和老人,还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倾尽爱心只为孩子快乐
  
  2013年3月,溜豆村爱心幼儿班终于开班了,前来报名的有15个孩子。教室还是原来废弃的教室,除了墙壁石灰有些脱落,窗户玻璃破碎,其他的还算坚固。桌椅也是原来撤点并校前留下的,桌子是老式那种木制双人桌,虽然抽屉已经散掉,桌面也不尽完整,但这是唯一可用的桌子了。最令龙东梅担心的是椅子,那些长长的木制椅子,很多都掉了腿。开学前一天,龙东梅自己当木匠把散落的腿安了上去。“玻璃破了,怕吹寒风冷着孩子,我还可以用硬壳纸挡;没有教材,孩子们就拿着哥哥姐姐的或者自己买的书来。我最担心的是那些椅子,很多腿都是松散的陕西治癫痫去那家医院靠谱,坐上去咯吱咯吱响,调皮的孩子一坐上去就故意摇动,摇几下就散架了,孩子就掉下来,有时摔痛了就哭。而且椅子太高,孩子的腿蹬不着地,经常会有孩子往后翻,好危险!”
  
  为了让孩子们用上安全的椅子,龙东梅在周末把母亲叫上,一起到县城给孩子买椅子。龙东梅带着母亲看了一家又一家,准备给孩子买最漂亮的。最后龙东梅看上了一种颜色鲜艳,大小适合的塑料小凳子,15个孩子,15把小凳子,她还给孩子们买了两个摇摇马玩具,总共花了400元钱。“这400块钱是女儿这个月的路费和生活费,我当时都为女儿的行为感动了。”田金珍说。“当时我和妈妈就一只手挂5把凳子,还抱着这摇摇马,走走停停的,很多人还以为我们卖凳子呢!”龙东梅笑着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孩子们看到彩色的小凳子,纷纷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他们两、三个人轮流坐在摇摇马上玩,我从没见他们那么高兴过。那些快乐的小脸,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看着他们笑,我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可当这些漂亮的小凳子配上破旧老式木制课桌时,又是一番景象!这些课桌很高,孩子们坐在凳子上简直直接可以藏在桌底,看到这种景象,龙东梅哭笑不得,只好把课桌拉走。
  
  龙东梅的母亲田金珍当时是吉卫镇腊乙村的妇女主任,每年花垣县妇联都会前来慰问,当年也不例外。当县妇联代表问龙东梅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时,很多人认为这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最大的愿望应该是安定的工作或是美丽的爱情,而龙东梅的回答却是能让自己爱心幼儿班的孩子们拥有像样点的课桌椅!龙东梅的愿望让县妇联的代表们非常感动。2013年6月,溜豆村爱心幼儿班获得了由湖南省飞翔公益基金会、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组织的“温暖微行动,爱心课桌椅”捐赠活动中捐赠的40套崭新的课桌椅。得知此消息,龙东梅抱着母亲喜极而泣!“我当时就是非常感动,孩子们能拥有一套完整的课桌椅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之前我一直为没能给孩子们完整的课桌椅而惭愧,没想到爱心人士帮我完成了这个愿望。”
  
  龙东梅常说:“爱是教育的基础。”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的“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是她的座右铭。山村的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甚至有的才出生几个月,父母就出去打工了,孩子从小缺少关爱,这样的孩子往往比其他孩子更难接近。对待这些孩子,龙东梅倾注了满腔的关爱。
  
  龙昊阳同学,4岁,是村里有名的“捣蛋精”,他不仅会抢同伴的玩具,不高兴时乱吼乱叫、在地上打滚,还会把唾沫喷向别人,小朋友们都不喜欢和他玩。一天,当龙东梅再次发现他在教室前的泥巴地上打滚时,跑过去一边抱起他一边教训说:不能在地上打滚啊,你妈妈劳动那么辛苦,你这脏衣服妈妈怎么洗干净啊......话还没说完,龙昊阳一把口水吐在了龙东梅的脸上。等到龙东梅反应过来时,龙昊阳早就跑远了,周围的孩子在嘻嘻地偷笑。龙东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把孩子们集中起来说:“你们这么不听话,以后老师就走了,再也不来了!”龙东梅准备吓吓他们,假装生气地走出了教室,并关上了门。顿时教室里鸦雀无声,几秒钟后,“哇”的广州市有癫痫医院吗一声,有人哭了,推开门一看,原来是龙昊阳。龙东梅想,这么调皮的孩子听说老师要走却哭了,一定和他的家庭有很大关系。那天放学后,龙东梅来到了龙昊阳的家里了解情况。龙昊阳吓得躲起来了,他以为老师是来告状的,没想到龙东梅对他犯错的事只字未提。通过走访,龙东梅了解到,龙昊阳家庭经济比较好,住着小楼房,爸爸妈妈都在外地打工,他从小就和爷爷奶奶生活。过年时爸妈偶尔回来几天,龙昊阳都吵着要和爸妈一起出去,可每次醒来爸妈都不见了,他以为爸妈抛弃了他,没有安全感。家访的那天晚上,龙东梅没赶上回家的最后一班车,只好寄住在叔叔家。从那之后,龙东梅有什么事总叫龙昊阳帮忙,比如给孩子们分发东西,等等,经常鼓励他。“老师,你比我妈妈还好。”受到老师关注的龙昊阳越来越注意自己的形象了,慢慢地不再打滚,不再吼叫,再也不吐唾沫了。村民们也明显感觉到龙昊阳的变化。“还是龙老师有办法啊!”龙昊阳的奶奶感激地说。
  
  龙金超同学,5岁,语言发育迟缓,从不和老师打招呼,动手能力也没其他孩子好,在幼儿班里他很少和小朋友们交流,常常表现出自卑、不敢言语。龙东梅到这个特殊的孩子家里走访,一进门就愣住了,真是“家徒四壁”啊,破旧的小木屋,一部老式电视是这个家唯一的电器。原来,龙金超的妈妈患有癫痫,还有一个姐姐在读书,全家的收入仅靠60岁的老父了。家访后,龙东梅打心底里心疼这个孩子,在上一些动手课时,她会和他一起完成任务,鼓励他多和其他的孩子说话,还经常把家里表弟们的衣服拿来给他穿,给他买些小零食,送些生活用品。经过一年的努力,龙龙金超终于能够和小朋友们一起玩,一起上台表演了,性格开朗了很多。
  
  龙东梅家访的足迹踏遍了溜豆村的每条乡间小路,每当谈起龙东梅,溜豆村的村民都会竖起大拇指。
  
  孩子们都喜欢上龙东梅的课,因为在课堂上,龙东梅总是以一个良师益友的身份和孩子们交流,经常声情并茂地给孩子们讲故事,唱歌,玩游戏,让孩子们在玩中知道很多常识性的东西。一次,龙东梅问孩子们知不知道小蝌蚪是什么,那么多孩子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其实他们不是不知道,而是没人告诉他们,他们经常接触的就是小蝌蚪。”龙东梅说。于是她带着孩子们来到田边,问道:“谁知道这个黑黑的小动物是什么东西?”“巴莫菇(苗语中的蝌蚪)”一个孩子用苗语回答,孩子们都哈哈大笑。因为语言的不同,很多孩子并不知道大多数动物植物在汉语中的表述。龙东梅抓住这点给孩子们指导,并带来了很多乐趣。
  
  笑过哭过从没后悔过
  
  有一次,龙东梅在路口等回家的班车,不经意间听见几个村妇议论她办幼儿班的事:“那个东梅老师,办幼儿班是没得钱的,你信吗?”“人家妈是人大代表,国家肯定有政策,以后可以转正的。”“说不定人家有国家补助的!没有好处的事哪个会做?”......这一句句话像一根根针刺痛着龙东梅的心。那天晚上,她蒙在被子里哭了好久,想了好多,她甚至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为什么自己这样默默付出却遭人如此误解?第二天醒来,她发现自己身体发烧,一量38.9度,母亲替她买了点药,吃药后,父亲要她休息一天,可一想到孩子们可能都已经到学校等她了,她还是坚持着上了车。到学校时已比平时迟到了将近1小时,看着送孩子的家长们都还在那等着,她的心里一阵惭愧,可想到昨天听到的那些话,心里又堵得难受。“龙老师,你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病了?要不要休息啊?”自己迟到了那么久,家长们却没有抱怨,还关心自己的身体,龙东梅更是感觉惭愧。
  
  这一天,龙东梅昏昏沉沉地趴在桌子上,孩子们也意识到老师的不对劲,没有大声吵闹,一个4岁的孩子跑近老师,摸了摸龙东梅的额头说:“老师,你发火(发烧)了!”孩子的关心让龙东梅的心里暖暖的,稚嫩的语言表达把她逗得乐呵呵,所有的不平与委屈顿时烟消云散!为了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她决定不再理会这些误解的言语。
  
  中午休息时,离家近的孩子就回家吃午饭,远的就早上带饭来等到中午饿时吃。可是天气热了,饭菜变质吃了拉肚子,天气冷了饭菜也冷了,吃了也对身体不好。家长们纷纷提议每月给孩子交一点钱让孩子在学校吃饭。龙东梅也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可是哪里来的资费搭灶房?哪里来的钱请人煮饭?晚上,龙东梅翻来覆去睡不着,到底怎么办呢?龙嘉离学校最近,去他家里问问看是否能用他家的炉灶?龙东梅不好意思地和龙嘉的奶奶商量,没想到龙嘉的奶奶却很乐意把炉灶借给幼儿班用,而且主动要求无偿给孩子们做饭。临走时,龙东梅拉着老人的手再三感激。“她那么一个年轻女孩,不要钱不要粮天天给我们照看孩子,还教他们读书认字,我们大人也非常感动!”老人对笔者说。
  
  2013年9月,在家长们的提议和商量下,每月给孩子交60块钱的生活费,每个学期教100元的教材费和资料费。每年开学初,是龙东梅最忙的时候,她跑遍吉首的每个书店,给孩子寻找最适合的书籍和课堂用具......
  
  如今,爱心幼儿班的孩子们增加到了35人,龙东梅常常是忙得不可开交。很多家长提议给她补点路费,却被龙东梅拒绝了。一面拒绝收费,一面又省吃俭用,为了多节省几块钱,她多数都是搭坐农民的农用拖拉机回家,因为不要车费。溜豆村到腊乙乡村公路崎岖蜿蜒五、六公里,龙东梅每天要花半个多小时,两年里她来来回回走过了7000多公里的山路,花去了6000多的车费。“我目前除了幼儿班这个义务工作,没有其他工作,所以没有收入,两年来都是用自己之前的点滴积蓄和家里的资助。我省点用,就可以给孩子多买些课堂用具。”龙东梅告诉笔者,“目前,最需要的就是修整教室前那块泥泞的场地,晴天孩子们可以在上面玩,可是一下雨,地面都是坑坑洼洼,孩子们没有一个游戏的场地。”
  
  “别人都说我阿妈是留守儿童的好阿妈,那我也一定要做好留守儿童的好阿姐!坦白说,我笑过,也哭过,但是从没后悔过。”临走时,剪着利落短发、皮肤晒得黝黑的龙东梅对笔者说。看着她被一群快乐的孩子簇拥着走出温馨教室的情景,笔者无限感慨......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