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月之痕 >正文

又见栀子花开

时间2020-10-20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那日,一股清香的气味绳索一般把我牵引到了一个花坛边上,哦,原来是一树株栀子花开了。绿油油的叶子绿得发亮,白柔柔的花瓣白得柔和。老叶子厚实绿沉,支楞在枝干上,新叶子碧薄油亮,簇拥在花朵旁。树冠上开着的花儿已没有几朵,怕是被人掐去做了头饰或藏于寝室取香。打了苞的几朵花蕾正在努力分瓣意欲绽放自己的美颜、奉献芬芳的花香。
  眼前的这株栀子花让我想起了自己种植的那株栀子花。十年前我也养了一株栀子花。我本不是善养花的人,但为了环境我不得不在自家门前那块常被不自觉的人丢弃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潞河医院神经内科预约电话零星垃圾的废弃水池的遗址上填上土,种植花草。我栽了伞竹、灯盏花和一株栀子花。伞竹疯长,一年便茂盛成了一小片竹林,葱葱郁郁,几乎要挤爆半个花坛,我只好用一把旧菜刀刨土分根来抑制伞竹的疯长。灯盏花虽非名花娇颜,我却喜欢他的花期长,花朵虽小,却多,开得温馨,一朵朵小花伞似的,亮在晴空下和雨天里,一直开到冬季。有人戏谑——灯盏花、不害羞,开到腊月二十六。让我欣赏的正是灯盏花的花期。那株栀子花备受我的偏爱。第一年树冠上便绽放了四五朵花儿,散发出淡淡的香气。为了加速栀子花树的生长我为她松土郑州哪个医院癫痫病治得好、浇水、施肥,第二年,栀子花树蹿高了一大节,到了花期枝头上绽放了十几朵花儿,经风一吹,香气四溢。第三年,栀子花树又长高了。到了端午节前树冠上密密麻麻长满了酷似小斗笔一般的花蕾,在油亮青绿的新的叶芽的衬托下犹如一只只玉簪插在散射开放式的枝头上。经由几个日照夜露的滋润,玉簪便逐时饱满、丰润、时时扩展、舒张,开出了一树让我惊叹、错愕的柔柔的白花。树高不过一米,树冠圈臂便可合抱,不大的一株栀子花树竟足足开出了六十三朵柔嫩、洁白、光滑、清香悠远的栀子花。我为小小的一树栀子花树能开出如此繁癫痫病什么药治疗好茂的花儿引以为自豪!自以为这是栀子花树对我细心呵护的回报,是自己松土、浇水、施肥的结晶。院子里的女性一族赞树羡花,纷纷讨要、采摘,个个乘着兴趣而来,采摘满意而归。一树清香的栀子花被女性们分享了,去装扮点缀自己的雅室,去滋养自己舒心的呼吸。
  我万万没想到,这六十三朵栀子花儿是栀子花树临别的奉献,是栀子花树留给相知相识的人们最后的一点念想。不久,这株栀子花树便枝干叶黄、枯了死了,无论我怎么松土、浇水、施肥都无济于事。叶子由黄变卷、变脆,一片片散落在地上,被风的舌头舔得无西安哪家医院检查癫痫病好影无踪……
  我更是万万没有想到,不久,我的母亲便与世长辞了。告别了她为之奉献一生的子女。母亲善待自己的子女自不待言。母亲与人相处一向都是奉献多于索取,这和母亲的善良和宽怀有关。
  由此及彼,由这株栀子花树联想到我的那株栀子花树,我的那株栀子花树十年前死了。在我的那株栀子花树死后不久,我的母亲也离开了我们。不知这是天意?还是巧合?
  我总觉得我的那株栀子花树的死和我母亲的死有关。也许,我的那株栀子花树的死是母亲死之前的一个预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