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风飞扬 >正文

千年恋

时间2020-10-20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回首经年,愕然发现时光隧道带走了早已泛黄的记忆,记忆中,却不知那氤氲的烟雨江南,一把油纸伞撑起的是谁千年等待。——题记
  
  (一)伞缘
  (木头)
  从伞说起
  一切无关风月
  却撑开你头上
  引来一场慌慌张张的雨
  桥依然是桥
  石阶弓腰
  我打时光流年里
  捧了诗书
  路过你身旁
  目光交汇
  那一处意境
  你动了我翩翩年少
  我动了你衣袂飘飘
  其实
  你不该凭栏观莲
  莲花无风自摇
  花开并蒂
  我亦不该凭栏望水
  水波双影
  散开了又碰在了一起
  最不可救药
  是那转身走远
  忽又停足转身一笑
  让四目对视
  暴露了彼此心中的寻找
  从雨说起
  依然无关风月
  却下准了时间
  雨中长亭
  你在我的书中看江山
  而我却在伞下看美人
  这一场萍水相逢啊
  你赚了花轿
  你赚了嫁衣
  我赚了与子偕老
  儿孙绕膝
  (二)生死恋
  一帘烟雨引愁思,烛影摇红意痴痴。拍遍栏杆声声唤,望断秋鸿影不见。写尽素笺香墨残,留待情衷续玉弦。我来红尘觅前缘,君何迟迟不相见
  ——————题记
北京治疗羊羔疯  雨天,最适合缅怀旧曲,,她独自撑着那把红色的油纸伞,踽踽独行于西湖堤岸,景依旧清丽,可她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那经常萦绕心间挥之不去的朦胧梦境,总在夜里不经意间蹦跳出她的脑海:那是民国年代,走在久远的光滑的青石板上的她,因伞遇到了那个似乎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因缘两人谱写一份绝恋,可也因他们的感情不容于尘世而彼此失去了对方,忘着越飘越远的他,她不停的追逐,哭喊,甚至痛得哭倒在石板桥上,他依旧不理不睬,继续往前走着,每次当她在梦里挣扎纠结时,耳边总有一个温柔多情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可当努力想辨别清楚时,那印迹又变得模糊起来,怎么也看不清那声音的主人。当她从梦里挣脱出来,却发现早已是泪湿枕巾。
  虽然如今的她已步入大龄青年,大家都为她着急担心,热心的为她介绍,也有不少优秀人士仰慕追求,可是她心里总觉得这些人不是她想要的。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牵引着她,可她却抓不到重点,而梦境的纠缠也让她开始用尘埃将自己封藏,用水墨将粉妆殆尽,留一帧素容将寂寞花开……
  她独自依靠在石栏边,看着远处的雷峰塔,是如此的清晰而又耀眼,那可是法海禁锢白素贞的地方,远处传来龚琳娜的歌声《法海你不懂爱》,把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是啊,法海不懂爱之真谛,他只懂得遵守原则,所以导致雷峰塔轰然倒塌……而这个美丽的爱情传说也使得雷峰塔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光辉。那带着调侃的曲调让她的嘴边逸出了一丝微笑,那笑动人心魄,让西湖也为之黯然失色,几个游人从她身边走过,很远了却还不时地回头,只为她那精致清晰的眉目间透露着醉人的气息,只为她那绝世容颜患上癫痫病该怎么治疗较好中偶尔流露出来的那一抹幽幽冉冉的愁怨。而她丝毫不为红尘的纷杂所打扰,依旧款款走在断桥的边沿,那旖旎的丝雨避开伞的保护,伺机钻进她的胸怀,也润湿了她那易感的心。
  亦步亦趋中,一个冒失的身影冲了过来,她被撞得旋转了半圈,那伞也随着撞击飞到了半空,轻盈得飘落下来。一双有力的大手及时扶住了她才稳住身影,她惊魂不定得安抚着那快跳出胸口的心,娇嗔得瞪着眼前这个不停道歉的男子,一件黑色的长风衣,搭配着一条咖啡色的格子毛呢围巾,褐色的裤子,干干净净的皙白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绅士,儒雅,尤其是那双伸出来扶着她的手,干净,修长。一股没来由的熟悉味道让她有些眩晕。她又仔细的打量了男子一番,确定并没有见过。可为什么却有一种熟悉萦绕心间。她退开了一步,拉开了和男子的距离,也让自己挣脱了那种熟悉感。男子也开始打量起她来,时而皱眉时而怀疑,欲言又止。她绕开有些呆傻的男子,捡起了一旁的雨伞,继续往前行走,徒留下已经回过神来饶有兴趣得注视着她的男子。
  半路的插曲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想法,她依旧寻找着昔日的足迹,远处,庙门深闭雾烟微,黄墙红门依旧,近处,桃花拢香伴雨吟。她突然发现,时光夹在这垄桃花上,忘记了苍老。此时心静便成了心境:魂绕瓣环,魄入香蕊,气和粉粒,精做花萼,神当花瓣,用心浇灌开一树芬芳。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却又浮现出那个常常出现的却有些断断续续的画面,只是以前都是晚上才出现的梦境,今天居然诡异的出现在大白天,她又开始挣扎,痛苦,就在她再一次哭倒在石板上时,那梦境里折磨她的男人今天却转过身来,笑着等她,孩子睡觉抽搐是什么原因?他的模样却让她蓦然打起了冷颤,这不正是刚刚撞她的那个男人,她倏地睁开眼睛,惊惶得回顾四周,却正好对上那双深情的目光。原来他一直跟在她的后面,他慢慢走进她,而她却仿佛被定格在那里,等待着他的靠近,嘴里逸出了一个名字:仙儿。而他含着眼泪一把抱着她,像是要把她融进自己的骨头里,永不分开。寻觅了几千年,终于认出了对方,找到了曾经誓死也要在一起的另一半。他们相拥着,一边哭泣,一边诉说着这几千年的苦苦寻觅。
  往日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那时的她是一位身份低微的仙草,生活在仙山湖畔,吸收着日月精华,每天快快乐乐的,虽得不到重视,却逍遥自在。有一天,她独自出去时,在河边遇到了一个戴着斗笠钓鱼的人,一身黑色的劲装,很冷的气场,好奇的她并没有被吓住,每天在他的身边转圈,靠近他,调皮的逗弄他,问这问那,即便他不一声不吭,她也无所谓,继续她的自说自话。一开始他并不理会这个奇怪的女孩子,可是时间久了,叽叽喳喳的声音却成了他每天的习惯,虽然她问什么,他都不怎么答话,即便答话也只是嗯啊应付了事。但却不知何时起,他总用宠溺的眼光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就这样相处了两年,他们已经把彼此当作了自己的一部分,她终于知道,他叫剑仙,是一位杀手,终日刀口舔血,活在死亡的边缘。每一次出去都要半个月升至几个月,每次回来都遍体鳞伤。她曾好几次试图跟他一起去,可是为了她的安全,他总是不告而别。最后一次,他是被马驮回来的,早已没了气息,她悲痛欲绝,搂着他的尸体,一遍遍的用布擦拭着脸上的鲜血,一遍遍得诉说着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任眼泪纷飞,忘了时间,也忘了一郑州以看好癫痫的医院切,终于她回过神来,为了救自己心爱的人,她舍命去盗取了王母的仙丹,在喂下的那一刻,也被天兵天将捉拿到,他救醒了,而她却烟消云散了。剑仙肝肠寸断,低声吼叫着,那撕心裂肺的哭泣声让人痛到骨子里,他开始每天酗酒,每天坐在钓鱼的地方等着她的回来。并且发誓要生生世世寻找她,直到找到她为止。
  终于在历经了几代后,他找到了她,此时的她是一位养在深闺里的大家闺秀,而他则是一位妖,一次偶然的庙会里,飘起的轿帘让他找到了自己心爱之人,于是他用尽了一切办法接近她,可是相爱的两人因为身份的悬殊——人妖不能相恋,而被王母生生拆散了,他被禁锢在天宫的最底层,而她却因相思而沉疴不起,抑郁归西。当他得知这个噩耗,不禁有些愤慨:虽说人妖不可相恋,可是他们又有何错,他们并没有伤及无辜,只是想尽其一生的呵护对方,可那万恶的教条和世俗的眼光偏偏却容不了他们,让他们一个抑郁而终,一个在宫底孤独终老,曾经的雷峰塔故事如今却又要在他们的身上上演。他悲恸欲绝,为了继续追寻她的足迹,他不惜自毁元神,奔向她去的方向。
  混沌之尘,朗朗乾坤,这一扎根便是千古,那千年的轮回,千年的寻找,其间恁般冷暖惟有自知。如今,在经历了三生三世的不悔追寻里,他终于找到了她,他紧紧的抱着她,不停的呼喊着她的名字“草儿,草儿……”再也不肯放开。桃花在雨中,一路纷飞,飘洒于天空,似乎在为他们洒下祝福的花瓣,在桃花雨里,他们执子之手,暗暗签下了“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的终生誓约。
  (未完待续)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血生
  • 下一篇: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