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仁之实 >正文

关于往事的抒情散文随笔_散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们一路走来,告别一段往事,走入下一段风景。回头看,很多事已经模糊,很多人已经淡忘。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往事的抒情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关于往事的抒情散文随笔:荷塘·往事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是被牛乳洗过的一样;像笼着轻纱的梦……

  这是缘于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他的细腻,像一件被细致的针角缝织过的衣物,精致得难以看出细微的缝隙。时光远走,依然有穿越时空的清喜。每看一次便深深陶醉一次。

  记忆,是碰触到某一件事物的呈现,不经意就能滑进脑海,像一本旧旧的画册,粘着强烈的岁月纹路,忍不住翻开来看。最庆幸的是曾经有过的寂静的欢喜,不管往事走过多远,我们终不能丢弃一场截然不同的水木故乡。

  记得大概我七八岁时,父母置办了一个砖瓦窑厂。用烧制出来的青砖绿瓦,贴补那个年代薄弱的生计。邻村的村民都会来这里购置,盖出一座座邻家院落。听说利润很是微薄。

  那时的农业并不发达,能有一份副业的收入已是令人羡慕。

  砖窑厂周围,有邻农人家的一亩亩平整的田地,有晒制砖瓦的多处场地,机器的轰鸣声时常不断。有父亲闲暇时栽种的时蔬菜园,青青绿绿,足以安顿一家人的饮食。偶见几棵果木桃树。有母亲精心喂养的家禽,鸡鸭成群。

  日子越是清贫,人的勤劳越是峥嵘不息。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仿佛日子很有奔头。拥有一份热情,足够抵挡生活巨大的缺口。

  春晓知柳芽,草木皆冷暖,唯等那一池穿越秋冬的荷塘,待它悄然地盛放,能为平淡的日子增添几成新意。荷塘大概四五十个面积的平方,坐落在砖窑厂正中央。荷塘盛满的季节,应该是最惹人注目的方向。

  待春深满院,将要与热夏交接时,塘沿上会长出许多小野花,多半是碎碎的小野雏菊,很清新淡雅。大片的紫色蒲公英,也在跃跃欲试地舞动自己的心声,仿佛也在等一池的荷塘青青。

  对一件过往的事物,会因为它的自然流露而深刻。岁月一直都在变迁。曾是散落天涯的心,试图找回属于往事的真相,犹如碎片,推动情感寂静地去整理一副画面。

  小时候满眼都是父亲和母亲忙碌不停的身影,贪黑起早已定格成熟悉的模样。生活的根源就是能够承受风雨的交织。勤苦的劳作,在我们这些孩子的意识里已形成了平稳的概念。即使有物质的不满,也不能将亲情所付出的代价用于诋毁。

  童年与少年不知愁滋味,儿女只是管理好自己的学业。其它的就是尽情地玩耍。如今总有人说岁月静好,那一定是有人在替你勇敢前行,不经历怎么会释然、通透?!

  田野的风有时很凛冽,皮肤被吹得很干燥。踏着田地,采一篮野菜,看母亲做一顿粗茶淡饭,觉得时光很丰盈。不遇见尘埃,不理岁月何故,没有任何信念的方式,简单又明亮。

  风吹麦浪高,夏挽芳菲陌。一池荷塘,一莲清梦,缓缓流淌的日子方可归来。再一望,平静的水面上,就有碧绿的荷叶尖缓缓冒出。耐心等待3岁的宝宝癫痫在不吃药可以吗几日便会舒展,层出不穷。岸上的草丛里也开始长着瘦小或庞大的蚂蚱,伸手去抓就会扑空,它们的跳跃性超越人们的灵活度。

  再过些时日,从某个荷叶的遮盖下可以照见一枝小小荷骨朵,尖尖的,很饱满。天气开始炎热,知了也会偶尔传出几声吱吱的小歌唱。匆忙赶路的邻家人也会顺路来这里歇脚,顺便凑一块聊聊家常。望一望荷塘漫漫,应该也会心生一缕清凉的风,驱赶炎热的境遇。一脸的微笑,轻松惬意。

  枝柳青青,倒影微微。蜂蝶三千,仿佛从红尘深处踏一程暮雪千山,落于这一荷塘之上,惟妙惟肖。盛夏荷叶最是茂密,红绿蜻蜓一会儿停留碧绿的荷叶,一会儿又成群盘旋着嬉闹。感觉整个画面都是缓缓流淌又静逸的闲暇时光。

  终于等到荷花尽情地绽放。一朵朵粉嫩洁白的花瓣,真应了那句:出淤泥而不染。若和牡丹相提并论,我会信奉一朵荷花的倔强唯美。像是被天山的雪浸染过的色彩又回到空灵的境界,能映出天地间的一番清澈风骨。蓦然间的凝望,更能使人内心瞬间宁静安然。

  砖瓦生意会让清淡的生活有所改善。有时候遇天气不测,会面临惨淡的经营。父母依然持俭,为了给家里的哥哥娶媳妇儿,还要盖一座新的农舍。年纪尚小,但还是懂得,一对长辈给予儿子的厚望与责任。时常会与一池的荷对望,不是心事重重,而是感到生活的处处艰辛。

  没有多余的零食。待到莲子在莲窝窝里长到很饱满时,就采摘下来,迫不及待要扒出来吃。新鲜成熟的莲子,入口清甜,口齿留香。吃到莲的芯会有微微的苦味,往往会剔出来食用。

  都说良药苦口。晾晒干制的莲芯更是苦得厉害,具有深厚的药用价值。如今寻常人家用它来和银耳、枸杞、冰糖烹煮几碗,喝了会润肺、止咳、去五脏之火……

  荷塘遇见谁,谁又是荷塘的筑梦者?偶尔也会碰见忙里偷闲的父亲于塘池一旁轻轻蹲下来,舒缓地抽上一袋劣质的烟土,眼睛四处打量一池荷的长势。正值炎热,荷叶被催促得有舒有卷,天空之城如同掠过一片云淡风轻。此刻可见父亲面庞的慈祥与和缓,或是因父亲平时脾气比较不佳,并且笑容很难得。

  不大会儿,他会转身离开,又投入到工作中去。那时候再怎么看,也只是几根的白发突兀明显。在我的意识里,父亲一直都是年轻时的模样,只是多了几分沧桑的过往。或许每个人的生命里总有些挚爱的人,真挚地希望他或她的岁月一直是年轻的。

  逢夏季雨天来临的时候,定会同儿时的玩伴不顾身险地努力折下一枝最大的荷叶,顶于头上遮雨滴,欢呼总是雀跃的。总以为一片叶子就能撑起一片世界的天。

  盛夏七月,燥热连连。夕阳西落,暮色渐深,匆忙吃上一口简单的饭菜,同家人一起找乘凉之处。走到荷塘边会停顿下来,席地而坐,手里摇着一把蒲扇。月光净得出奇,那些洁白无瑕的莲花仿佛和一轮明月说起了情话,楚楚又不失温婉。

  走过一池的荷,就有清清爽爽的感觉。塘的西边是一个大大的晒麦场,高高的谷堆,颗粒饱满。树叶沙沙,声声有致。阵阵蛙鸣漫过夜的寂寥,猛一听,是呱呱的闹腾;又一听,好似电台传出的一串古典情怀……

  等到荷塘花满溢,轻轻折下一朵粉一朵白,搁进玻璃瓶之内,放入清澈的井水,就这样时刻看她独自绽放的模样。并不懂得她有多深远的寓意,只觉得她是最美甘肃什么癫痫病医院好的象征。荷花又名菡萏,芙蓉……

  荷花是佛教圣洁的代表,它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品质,它又是友谊的象征和使者。中国古代民间就有春天折梅赠远,秋天采莲怀人的传统。

  孩童与少年只是一念岁月之隔。情绪低落时,会奔向那一池的荷塘。走走停停。偶尔随手捡起一颗小石子,用力扔于水面;会蹲下来,素手撩一汪清水,洒于荷叶之上……然后,看它像琉璃珠一样滚落下来,听见一声嘀嗒!再也消失不见。

  那时不曾目睹过外面的世界,总以为一池荷塘便是世界的最繁华之处。其实,坐拥过繁华似锦,迂迂回回,看尽世间风景,还是那一愫之念,绕指柔,明目身心。

  落叶知剪秋,燕雀归巢时。想起李康成(唐)的佳句:“浮香绕曲岸,圆影覆华池。常恐秋风早,飘零君不知。”果真如此。某天再俯首,岸上的青柳已枝枝泛黄。父亲和家中的叔叔会一同身陷淤泥拔出一些肥大的藕,供家人们来精心食用。

  听父亲说过,莲子就是种子。荷花谢掉之后剩余的莲蓬掉入水中,会生长成新的荷花,根部就是能让人用来食用的藕。这是多么神奇的一种生命迹象。

  每天都有几枝残荷出现。雨打残荷与谁诉。年少不懂哀愁,亦会知道,枯了的景致,惹人悲悯。而我恰是那个站在风中看风景的少年。

  直到如今我对荷都有着一种不变的情怀和喜爱。只是时光的更迭,再也没有静下心来看过一池的荷塘月色;再也找不回岁月缠绕过的一场风景往事。忍不住回头凝望,却已没有了当初的初心境遇。

  暮冬雪纷飞,苍露寒枝头。它,会将那里的一切都淹没于红尘之巅。舍于不舍,总有一个时刻是要面对,只因一程绚烂太过深刻。明知这是植物对我们人生最残酷的决绝,还要眷恋那深深被映照过的一程锦瑟时光。有些流年里的景致再过旖旎,我们只能沦为它的匆匆过客。风住尘香,角色已更改。曾经相遇,已是最深的故事重逢。

  某年某月的某日。父亲因学开一辆新买来的拖拉机,侧翻于堤坝一处,腿部骨裂,回到新置的家中,开始静心养身。从此,砖窑厂也面临了停砖废瓦……

  水干荷枯,荷塘从此而荒废。听母亲说,父亲是遗传了爷爷的喜好,喜欢栽栽种种。我相信那也是对于贫瘠岁月的一种不屑,无论生活多么疲惫,总有一程旖旎的过往延伸着未来的美好憧憬。事隔经年,父亲也很少再提起那一池的荷塘岁月。

  荷塘,旧梦。再多华丽终会褪去,幻灭成幻影。往事随不是秋天的风飘远,而是从层层枯萎中复活起来。永恒,是孤独追随,是虔诚的指引。我相信,我的一生中都会有它存在的模样和充满丽质圣洁的风骨。

  关于往事的抒情散文随笔:老街往事

  我游历过许多古老街市,但绝大部分已褪去历史的纯朴气质,被现代商业社会所淹没。然而,记忆里的高家老街,却是那样古朴雅致,近百幢民居静静立着,打铁铺、酿酒厂、百货店等古老而传统的工艺芳香四溢,府河之水悠然轻曼地从老街边流过……

  高家老街是个美丽而宁静的河边小集镇,与县城水陆两通。老街尽头的小河边有一个渡头。渡头在民国时期曾盛极一时,成为下汉口的重要码头,当年商船云集于渡头,见证了老街当年的繁华与辉煌。丽江市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

  儿时高家老街,全是保存完好的两层楼房。楼上临街面均为雕工精致的木栏杆,令人怀想当年古典佳人倚栏而立的情景,挽起多少欲语还休的心结。大门上木雕的人物、飞禽走兽、古诗文做工精细,栩栩如生。用手摩挲这些艺术品,想象着当年木匠的精雕细刻,仿佛穿越了时空隧道。

  记得老街头上有一个写着“打铁铺”的店铺,当年随父亲到店里打过一把菜刀,店铺为一家庭作坊,主人是父子俩。走过打铁铺店面、弄堂,来到打铁作坊,只见红红的炉火映红了正在烧铁的父子俩的脸庞。不一会儿,烧得通红的铁块在父子俩默契的锤子敲打下逐渐成形。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欢快跳跃着的炉火,父子俩额头上冒出的汗珠,以及他们纯朴的笑容……这一切,让人感受到中国传统工艺的艰辛、浑厚,感受到劳动人民“锤打”出来的那份朴实无华的幸福。

  打铁铺对面是一个照相馆。照相馆的门旁总倚门而立一位穿着入时的年轻女人,女人的脸很白,眼睛很亮,一头长发随意披散着。据说当时县城里有很多的男人在追求这个女人,后来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嫁到哪里去了。

  老街中间有个很有名的副食店,叫姐妹商店,商店由年轻漂亮的三姐妹来经营,三姐妹个头差不多一样高,都是个顶个的靓丽。姐妹仨齐刷刷站在柜台后边,就像仙女下凡。当年姐妹商店可谓老街的一景,很多男子来副食店购物。副食店主要经营烟酒糕点及各种调料。当年我经常来副食店称盐打醋,如赶上运气好,姐妹中有哪一位姐妹心情好了,就会送给我一缕灿烂微笑,这样的微笑会让我感动良久。

  与姐妹商店相隔三、五家有个夫妻酿酒作坊,前店后厂,铺面上摆满了一个个大酒缸。老板当时已经50多岁了。丈夫动作娴熟地搅拌米饭,妻子默默地打下手,偶尔给丈夫送去一个会意的微笑。把米饭煮熟,自然冷却后加入酒药,装进酒缸中发酵,便有了这满街的酒香,便有了这夫妻俩如酒般甘醇的生活……

  让人无法忘怀的是老街的刺绣店,有黄、绿、蓝等多种颜色,有花、鸟、虫、鱼等各种图案。色彩艳丽,图案精美。昔日老街上小商品琳琅满目,名特优食品汇集于此,引来众多商人前来采购,生意红红火火。街上最多人光顾的是小吃店,记得每天清晨会有许多人在小吃店前排队,其中韭菜盒子是我儿时的最爱。

  老街尽头,便见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水草、卵石依稀可见。岸边,芦苇随风摇曳。河中,不经意间蹿出一小舟。水牛趟河而过,惬意地在河中嬉戏……

  老街就像是一册内容丰富的书,记载着一段我儿时鲜活的历史。

  关于往事的抒情散文随笔:往事

  秋凉了,夜深了,风卷起半帘窗幔。

  今夜无眠,因为在今晚的微信上看到一个来自天津的六岁小女孩尚荣,她读过《黄帝内经》《易经》《大学》《中庸》《笠翁对韵》。她知道庄子、孟子、老子。会背唐诗、宋词、弟子规。她让我感动,让我震撼。她说这些都是她的父母教的,又不禁让我感伤。

  今夜注定是无眠的节奏,举目窗外,无边无际的黑暗。心在黑暗中摸索,不知不觉走回了童年。

  也是秋,不是当下初秋的微凉,而是收尽了秋实只剩下衰草败叶的秋的荒凉。但那应该是一个令人高兴的日子,当时也只有六岁的我在全县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普通话演讲比赛中夺得第一名。

  当陪我参赛的老师背着我走进敲锣打鼓的校园,在一叠一叠的赞誉声中,嫩稚的心也感悟到了自豪和幸福。我想那个登在报纸上的和小尚荣同龄的小女孩,也一定如小尚荣般天真烂漫。

  可是接下来的篇幅呢?事隔遥远,只恍惚记得,黄桥小学座落在黄桥村北面,由庙宇改造而成。前后三排房舍,没有围墙。那最后一排的原是庙堂正殿,高大阴森。四面翘起的青色的屋角又显得威严。

  校园四周都是荒地,长满杂草。春夏两季也曾绿油油的,各色野花撒在草丛中,引来成群的蜂蝶缠绵。可到了深秋,枯竭了绿色,草的叶和茎全都贴着地面苟延。

  一天,在那所小学任教的祖母开会去了,我又按惯例一个人在荒地里转悠。连天的衰草丛中,乱七八糟的麻杆扯着丝丝缕缕的白色的天丝,给荒凉添了一些幻想和恐惧。

  远远的,母亲的身影映入眼帘。那时母亲有时会利用周末的时间来看我。每每母亲来时,我的心就高兴得砰砰跳得很快,但却从不欢腾雀跃,因为我不习惯那份亲热。

  我没有父亲的印象,只知道父亲于部队病故后,母亲就去学校读书了。我的记忆中母亲总是来去匆匆。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品尝着切切盼望的滋味,在享受短暂的相聚幸福后,含泪地送她远去。

  幼儿是不知道怎样描叙痛苦的,但单是我走过了一生的路还能记得那份痛,就足以知道那盼望、那相聚、那送别是怎样摧毁我幼小的心,天啊!谁能知道我是多么痛恨那种感觉。

  小时候大人说我懂事,不哭不闹,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一种无奈,一种没有办法改变命运无奈。

  那一天母亲是来辞行的,生活所逼让她只能放弃学业,和那批涌向社会的难民一起背井离乡。我记得很清楚,年轻的母亲眼睛红红的,我是多想她能抱抱我啊,可是她没有,只是温和地对我说:“小英,你以后要听话,好好上学。”我默默地点点头。

  那天,当母亲的背影消失于视线时,我又一次走进那片荒凉,独自坐在沟沿边,任秋风萧瑟,吹我泪涌如泉。从小就习惯于独自饮泣的我,任那泪珠一滴一滴滴在已经没有生命机象的枯草上,湿了一片土地。

  今夜,我为小尚荣幼年博学而唏嘘不已。引我回想自己的童年。据说那时我也聪明伶俐,且也继承了父亲过目不忘的基因。如果我也有父母,如果我的父母也能如小尚荣的父母教我幼读,我想我也能如她般阳光灿烂。

  沿着时光隧道,我又走一遍文革:辍学、插队,坎坷的路,理想的破灭,爱的失落。一路走来,九死一生,何止是秋的荒凉、冬的残酷!

  看过我的自传体小说《路》的人,也许会赞我坚强,可也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活着的唯一途径:忍耐,忍耐,忍耐!不过也可以算是坚强,有一句话说得好:其实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坚强,直到有一天你除了坚强别无选择!

  有人说:你错失了夏花绚烂,必定会走进秋叶静美!这定律对很多人都是正确的!我也期待,可对我却未必。

  至今我都不能明白,我是那么真诚地对待生活,为什么生活总是让我感受我不愿意感受的一切?

  特别是:相盼的漫长,相聚的短暂,相思的断肠!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