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仁之实 >正文

野马笼头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再老实的男人,不拿笼头笼住,都有可能“红杏出墙”。

  午后的太阳挺大,晒得人暖暖的、蔫蔫的。小南风煦煦地吹着,把人的骨头给吹酥了,吹软了,像是喝多了二锅头。田七宝扛了把小锄晕乎乎、懒洋洋地出了村。

  坡上已是一片葱绿,小麦和油菜都长得正欢。近处远处有不少人在垅间干活,田七宝站在自家的地头上发开了愣。他的麦苗长得不好也不赖,比东邻的稍矮,但比西邻的黑,这是因为底肥足。春天的风真他妈厉害,刚刚浇过拔节水地又有点干了。按说应该再浇一遍才对。可黄灌渠里没了水。抽机井水挺费劲,柴油已涨到两元多钱一斤。天气预报说大后天有一次降雨过程,还是等等再说吧。不兴勤力不兴懒,就怕你没眼(色)。如果刚浇了地又下雨,那就有些不划算。老婆说的不假,麦垅间果真长了一些米蒿,不细心看不出来,仔细看看还真不少。都长得挺茁壮,不知有多少肥料和水分被它们争吃了。怪不得老婆一遍遍催着锄草。这么稠的麦苗能用上锄?真是娘们儿见识。只有用手一棵棵拔了。

  田七宝弯腰撅腚拔米蒿,刚拔了几棵他就烦了。使劲大了一拔就断,使劲小了还拔不出来,苗间挑草还累得眼仁疼。烦了也得拔,不拔怕是要减产,老婆那一关也过不去。实际上减产也减不到哪里去。就凭这苗一亩少说也得打800斤,4亩多打3500斤有把握,一家三口够嚼用的了。田七宝这样想着腰就有些酸。后来干脆他就不拔了。让这些熊米蒿长着去吧,人没有必要跟草治气。田七宝坐在垅间抽开了烟。烟也不是什么好烟,红盒大鸡。大鸡(吉)大利。名字怪好听,实际上很呛嗓子。红塔山怪好抽,可田七宝买不起。买不起就买不起,田七宝也不难过。大鸡烟2元钱一盒,中等消费水平,不高也不低,田七宝挺知足。

  泥地挺凉。田七宝坐了一会儿就烦了。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继续拔,随拔随把米蒿扔在垅间。后来他想起了老婆的嘱咐,又回过头来捡。老婆说米蒿做馅包饺子很美口,要他拔多少都带回家。屁,米蒿馅哪比得上羊肉鲜!纯粹是娘们儿见识。

  真是个皮笊篱呀老七!地邻胡乐福顺着麦子垅来到了跟前,几棵破草也舍不得扔,你这样滴水不漏还让人有法儿活么?啊,乐福哥,你怎么也下地了?田七宝站起来说。胡乐福做生意发了财,变得贪杯好赌。地里活几乎全靠老婆,村人在田间很少看见他。

  活动活动散散心。你这苗不赖啦,你还管他做啥?来,抽一支!说着把半盒红山茶递过来让田七宝自取。田七宝说着我有我有但还是从胡乐福烟盒里取了一支,点燃抽了起来。

  我看见你那烟了。都啥年月了还抽大鸡?你绝户头巴唧的给谁省着?胡乐福说。

  田七宝听了有点恼。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我绝户头怎么啦?没儿子不怨我没本事,是上头不让生。咱有一个闺女,将来就会有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半个儿也算儿,再加上闺女怎么能算绝户头?田七宝很想呛呛胡乐福几句,又觉得人家是好意,还敬咱好烟抽,其实人家说得也有理,就一个闺女都上初中了,以后找个婆家嫁出去就没事了,咱还成天价苦扒苦做个什么劲?田七宝这样想着脸上就有了笑模样,像响应胡乐福的号召似的将手里的米蒿狠狠地扔了。

  老七,别跟这几棵草治气了。跟哥去玩一把怎么样?咱家正三缺一呢!胡乐福说着又将一支红山茶递了过来。

  不用回去跟老婆请假吧?胡乐福又说。

  你也太小看你兄弟了,走!田七宝说着捡起他的小锄,跟上胡乐福乐颠颠去了。

  田七宝回家时已是深夜。一场牌玩下来他输了18块8,可蹭了胡乐福一顿小酒,喝得晕晕乎乎浑身透着痛快。他觉得值,没有亏本。所以他很高兴。

  妻子红杏已经睡下了。去年她养了200只蛋鸡,一年下来收益挺好。今年开春她又添了300只,大鸡小鸡全靠她操持。一天活儿下来骨头都累酥了,所以她每晚都上床很早。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好>  田七宝拉开灯就上了床。红杏的模样俊俏,身子也饱满溜滑,他对她的兴趣挺浓,可是她往往不肯配合。老夫老妻都十多年了,新鲜劲儿早过去了,老鼓捣那个有啥意思?还是过日子要紧,有那个力气多干点活儿多好。红杏推拒的回数多了,田七宝的心也就渐渐凉了。夫妻欢爱本是俩人兴头上的事,只有一个积极性是不行的。

  可是今夜不行。田七宝兴头很足,红杏几次推拒都没有成功,最终还是让丈夫得了逞。得了逞却没有得到应得的欢乐,只落了一身臭汗,田七宝很扫兴。

  田七宝正在恼火,红杏还要火上浇油,在一边直嘟噜:深更半夜你浪到哪去了?还灌那么多驴马尿。你拔的米蒿哩?晚饭做中了你不回,地里找你连个鬼影都不见,这日子你不想过了是咋的?你熊娘们儿烦不烦呀!人都累死了你还胡嘟噜!你做啥活儿了你喊累?你累了还折腾?天底下你这样的懒货少有!我懒?你更懒!叫你陪着玩儿一回你就不配合。你是越来越孬了。

  你嫌我孬找好的去。你寻思谁还稀罕你!找就找,明儿我就找个大闺女!我看你找。你不找你就不是人!红杏使劲挣脱了他的手翻过身子睡了。

  田七宝却恨恨地睡不着,本来好好的女人,怎么才几年工夫变成了这熊样?田七宝实在想不通。

  田七宝和红杏是恋爱多年才结婚的。他和她本来是中学同学。他学习成绩不错,尤其是篮球打得好。他上了球场就好像蛟龙出水,运起球来多少人都挡不住,远投近扣十有八成都中,惹得许多女同学都为他鼓掌欢呼。红杏却不声不响,只用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追着他的身影。直到中场休息或打完了她才递给他一块香喷喷的手帕或一杯甘甜的开水。起初,田七宝对她这份情意并不在意,擦完汗或喝了水扭头就走了,和他的队友欢庆胜利或总结经验教训去了。将红杏晾在一边呆呆地发愣。次数多了,他才发现她那双眼睛好看,很好看的眼睛里还含着浓浓的情。于是他便和她偷偷地好了起来。下了晚自习背着人到墙后说说话啦,或星期天约好结伴回家啦。#p#分页标题#e#

  热恋的结果是影响了学习成绩。俩人都没有考上大学。但是俩人都不后悔,上大学就一定那么好?只要有爱情,当农民过日子也不错,起码是自由自在不受制约。毕业后俩人结了婚,小俩口甜甜蜜蜜地亲不够,小日子也过得挺有劲。让村人羡慕得不得了。

  可没过多久田七宝就过烦了,庄稼人日子太平淡太乏味,像一锅搁久了的白开水。一年又一年,老是春种、秋收,冬闲做点小生意,像是木板刻的,单调重复个没完没了。怎么也叫人提不起精神。连红杏也变俗了,老是埋怨他没出息,老是催他干这干那,像个阎王爷的催命判官。只有他在地里出了大力或在外边挣了外快,她才对她热乎点儿。当年那个纯洁温柔的小女生哪儿去了?夜深了。一股股冷风从窗缝里钻了进来。田七宝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翻过身裹了裹被子睡着了。

  俩口子闹气归闹气,第二天日子还得照常过下去。该下地的下地,该养鸡的养鸡。平平淡淡才是真。过日子就是过日子。

  天气预报还真准,第三天果然下开了雨。那种不紧不慢飘飘洒洒的细雨。下雨天总不该下地了吧?田七宝吃罢早饭就打开了电视。一频道是新闻,二频道是新闻,三频道还是新闻。昨晚已经播过了,新闻变成了旧闻。没有扣人心弦的美国职业篮球赛,也没有百看不厌的艺术体操。电视剧倒有一个,可里头全是些土头土脑的山里人,连个像模像样的女角都没有。田七宝很失望。今天的日子怎么打发呢?胡乐福家是不能再去了,那熊货的牌桌是个陷阱,你有天大的本事都得陷进去,前天输掉的那钱是买化肥剩下用做烟钱的。如果再去就没本儿了。柜里的钱是万万动不得的,老婆知道了会闹下天来。实在不行就去找本书看,胡大吹那小子的好书还是不少的。

  七宝,我去磨坊打饲料,回头从杂货店给你捎瓶二锅头来。下雨天冷晌午你就喝两盅。你没事就出鸡粪吧。从鸡棚往外扔就行,淋不着你的。红杏甜甜地说。她知道丈夫的脾气,强迫硬逼行不通,哄着他往往会更能干。夫妻间也要讲究策略呢!老婆的笑脸令人治疗癫痷病医院军海攻勊感动,二锅头的诱惑力也不小。田七宝抽了支烟就乖乖地去出鸡粪了。鸡棚里臭气熏天,鸡粪已积了很厚。好在田七宝有的是力气,干活效率挺高。他铁锨扫帚的舞弄了一通,鸡粪就清除干净了。

  田七宝干得热汗淋淋,浑身透着痛快。他觉得意犹未尽,还想干点儿什么。老婆没回。应该去弄点菜蔬,否则到晌午光有酒没有肴,岂不大煞风景?于是,田七宝披上雨衣就冲进雨雾里去了。

  田七宝的菜地在村西,有半亩大小。可惜他疏于管理,几畦菠菜、韭菜都长得黄瘦。芸豆和黄瓜什么的刚种上不久,离结实还远,实在没什么可采摘的。左右地邻都盖上了塑料大棚,棚里洋柿子彤红,黄瓜翠绿,着实馋人。如果弄上一些拿回去下酒倒不坏。可那叫“偷”呀,咱田七宝不干那下三滥事。不,瓜果梨枣见面就咬,是乡间的老规矩,就是叫人碰见也没什么的。想到这里,田七宝左右顾盼了一下,见远近无人,就猫腰钻进了西邻的大棚。

  格格格格……田七宝刚摘了一条黄瓜,便听见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他悚然一惊,黄瓜便落了地。他惶然四顾,发现黄瓜架后猫着个小巧可人的女孩。女孩叫小雪,听说在镇服装厂打工,怎么今儿猫到这儿来了?七宝哥,我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哩,原来是个小偷呀哈哈哈……小雪哈哈笑着从黄瓜架后闪了出来。她笑得畅快,鼓溜溜的小胸脯乱颤,笑着笑着便弯下腰直不起来了。田七宝被笑得面红耳赤好不尴尬。如果她训斥他或向他索赔他倒可以强词夺理或照价赔偿。但她只是一个劲的酣笑,倒叫他张口结舌没咒念了。他想逃掉,可他却迈不开腿了,只是像木头一般杵在了那里。

  来人呀,把这个小偷给我铐起来押到大牢里去。小雪笑够了,直起腰来喊。一句话刚出口,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你这个小鬼丫头原来挺调皮的呀!田七宝终于想起来了词儿。在他的印象里,小雪瘦瘦弱弱,是个貌不惊人的黄毛丫头,几天没留意,竟出落成美人儿了。瞧,她那红喷喷的小脸像出水荷花,娇艳得要滴下水来了。

  你不是在镇服装厂打工么?怎么回来了?被老板炒鱿鱼了吧?不,是我把老板炒了!我不信。每月五六百元薪水,管吃管住。别人抢都抢不到的差使,你会那么傻?田七宝也曾想过到镇上打工,但苦于没有门路。城里机会倒多,可离家太远,老婆不让去哩。

  你没去过你不知道厂里的猫腻。老板的心黑着哩。说是五六百元工钱,实际上今天说你犯了规,明儿罚你不合格,一个月下来七折八扣,到手也就二三百块钱。

  还常常拖欠。与其被老板剥削,倒不如回家来种菜哩!噢,你小毛丫头倒挺有志气!我是小毛丫头你是什么?大臭男人哈哈!看你那菜地,准是个懒汉二流子种的哈哈!小雪又不住气地笑起来了。

  田七宝被笑得呆不住了。他转身就走,却不料被小雪挡住了去路:你不是要吃黄瓜么?要多少你就摘多少。你寻思我就那小气呀,啊?她一边说着一边摘了五六条黄瓜,拿根草绳捆了丢到了田七宝怀里。

  塑料棚上面叮叮咚咚山响,春雨下得更密了。

  从那个雨天开始,田七宝便离不开他的菜地了。他几乎每天都去日弄。垅间锄了一遍又一遍,连畦埂上的草也拔得一根不剩。每株菜都追上了化肥。浇水更是及时,这一遍水还没干,第二遍水他又浇上了。惹得地邻小雪一个劲地夸他:七宝哥,你把菜地当成新娘子打扮呀!你小心着,说不定哪天你菜地冒出个菠菜仙子或芸豆小妖把你的魂儿给勾了去哈哈哈!你就是芸豆小妖,不,你是荷花仙子下凡,专到人间来勾魂的。田七宝盯着小雪的俏脸说。#p#分页标题#e#

  田七宝,你坏!小雪被盯得脸红了,哪有你那样看人的!你怎么知道我看你了?你不看人怎么知道人看你呀?你贫嘴!不和你说话了!小雪嘴巴一撅,小腰一摆钻进她的塑料大棚里去了。

  没待多久,小雪拿个红透了的洋柿子又出来了:七宝哥,给你个柿子解解渴。

  不过吃不能白吃。你得替我爬到棚顶上去,把那几盘破草苫子给我扛下来。我得修补呢!好...但是现在没有发作过了,那么是不能就能停止用药了?,遵命。田七宝痛快地答应。这正是他所渴望的。日子太枯燥太乏味了,只有到菜地里看见小雪他才觉得有点乐趣。能得到她的支使像得了奖赏,能逗得她欢笑他就觉得是莫大的幸福了。

  知夫莫若妻。红杏很快就发现了田七宝的变化。开始她还为丈夫变勤快了高兴哩,接着她就觉得这变化有些离奇。后来,她到菜地里察看了两回,就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菜地里出了小妖精咧,丈夫的魂儿被勾去咧!那么笼头就得拴紧点,不能放开缰绳让他出去跑野马。

  红杏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首先独善其身,干活再累,她也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每晚上都精心梳洗,把身子弄得香喷喷的。然后就在床上做出温柔多情的样子逗丈夫高兴。开始田七宝受宠若惊欣喜若狂,每晚都和妻子纵情欢爱。

  可日子长了,他就受不了了。好东西多了也会变成灾难,他渐渐现了疲软和厌倦。

  红杏却乐此不疲,一回也不肯放过他。

  不行,今儿太累了。明儿一早还得下地哩!田七宝不胜其烦地说。

  明儿你甭下地啦,让你可劲地睡!她体贴地说。

  不行。黄瓜该浇了。机井都抽干了,得上南河里去挑水哩!明儿我去挑水,让你好歇着还不行么?第二天,红杏果然就去挑水浇黄瓜。自家的浇完了还殷勤地帮助小雪浇。小雪不好意思地说:不行不行。怎么能劳动嫂子的大驾呢?怎么,嫌嫂子挑的水不好?这和你七宝哥挑的是一样的水呀!红杏说。

  小雪听了没有在意。田七宝却听出酸味儿来了。想起妻子这些日子的表现,他恍然大悟了。温柔的战阵,甜蜜的惩罚,你熊娘们儿醋劲还不小咧!和人家争你也配?看你那熊腰粗笨得黑瞎子似的,哪比得上人家那杨柳小蛮腰!那双乳也太大,大得吓人一跳。自己把力气都花在这个女人身上真是太亏了。

  红杏的努力适得其反,不想倒把丈夫的野心给唤醒了。原来,田七宝只是觉得在菜里干活有趣,看见小雪的笑脸高兴,并没有非分之想。现在他却觉得自己不出一回墙就太亏了。

  田七宝精心策划自己的行动。他一方面着意和老婆周旋,尽可能打发她满意,并减少上菜地的次数和时间;一方面挖空心思设法捕获他的猎物。他相信自己的魅力:儒雅魁梧仪表出众没有多少人可比。他也相信小雪对他有意,要不她干么见了他那么喜欢?就凭自己的经验和手段,对付这个天真娇嫩的小毛丫头绰绰有余。

  这天午后,红杏骑车到镇上买骨粉去了。临走嘱咐丈夫在家喂鸡。田七宝认为时机到了。他匆匆地给鸡添足食水,把自己收拾齐整就到菜地去了。

  春和日丽,田野上洒满了金煌煌的阳光。一座座塑料大棚闪着耀眼的异彩,中午的菜地静悄悄。

  田七宝先在自己的菜地上转了一遭,他见远近无人便朝小雪的大棚走去。

  呵,七宝哥抖起来了!这西服和衬衫是名牌吧?小雪一见他就惊呼起来。她正吃韭菜烙饼,是她正上学的弟弟刚送来的。

  什么名牌货?春节前在城里买的,花了300多元哩。田七宝故意轻描淡写地说。

  实际上他心里发虚。

  你要去走亲戚吧?去看你老丈人?不,我是来看你的。好几天不见你了呢!田七宝腆着脸说。

  看我?我是你家什么人呀你来看我哈哈,哈哈!小雪无邪无忌地笑起来了。

  真的。我还为你带了点礼物呢!田七宝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两个精致的小瓶,瞧,丽花丝宝养颜霜和增白蜜,国产名牌哩!田七宝你想害我呀!大棚黄瓜闻见化妆品味儿就要死你不知道么?你可以出去用呀。如今的姑娘哪个不是搽得香喷喷的像花儿一样!来拿着!说着他拉过她的小手情不自禁地吻了一下,我是真心喜欢你呀!哎呀你要死了!小雪使劲挣脱了他,推了他一把说,谁要你喜欢?去去去,你还是把它送给你老婆去吧!接着,她拿起了喷雾器,你走吧,我可要喷药啦!小雪,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呀!田七宝很尴尬,接着就恼了。治疗癫痫病有哪些中药他不信治不了她,他把心一横朝她扑上去。只听嗤的一声,一股药雾朝他脸上喷来。他哇呀叫着扭头就逃。好你个丫头片子,看我回头怎么治你!小雪看着他那个狼狈样子,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首战失败,田七宝就死心了,此后他几天都不敢到菜地去。他怕小雪翻脸,更怕她把事儿张扬出去。后来他去了菜地也故意躲开小雪。田七宝毕竟是个要脸面的人。可小雪却好像并不在意,依旧离老远就招呼他:七宝哥,你怎么不穿你的名牌西服啦?我那农药滋味儿不错吧哈哈哈?你要不要再来一点尝尝?哈哈!她把他的骚情当成一场玩笑啦。

  田七宝没答腔。他领教了小雪的厉害,再也不敢招惹她啦。但他仍旧乐意远远地看她。她毕竟是平淡日子里的一道风景。就把她当成一朵带刺的玫瑰好啦。

  七宝哥,你怎么不吭声啊?来,我昨天摘的黄瓜没卖光,你帮忙给消灭几条吧!田七宝仍然不吭。小雪生气地把黄瓜丢在了地上:哼,小肚鸡肠。还是个大男人哩!说着她划着自己的脸蛋羞了他一下扭头走了。#p#分页标题#e#

  咳呀,这个小丫头呀,真弄不懂她的心思哩!田七宝无可奈何地想。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后来事情终于发生了转机。

  这一天没有风,天气异常闷热。日头好得出奇。正是晒棚的好天。小雪把棚顶的苫子全部卷起来了。田七宝本想告诉她:午后有大风。西伯利亚的一股寒流已经跨过蒙古国和华北平原向鲁西扑来。但转念一想:说了她也未必肯信。让她尝点苦头也好。你倒了霉就知道锅是铁打的了。

  果然,午后刮起了狂风,紧接着铜钱大的雨点噼哩啪啦地咂了下来。天色忽喇一下子就黑了。

  田七宝扛起他的小锄要走。却听那边小雪哭喊道:七宝哥,快来帮我盖棚。求求你啦!田七宝听了,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男子汉的豪情。他把小锄一扔,飞跑着跃上了棚顶和小雪一起盖起棚来。风太大,草苫子好像都长了翅膀,呼啦啦乱飞。他和她也好像变成了风中的羽毛,俩人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将草苫子一块块捉住系牢。

  等俩人盖好棚顶躲进大棚里避雨时,都好像刚从河里爬上来的一样啦。

  棚里倒挺暖和,只是光线太暗。田七宝和小雪都看不见对方的脸,但可以听见彼此的鼻息。他想叫小雪开灯。接着他就打消了他的想法。还是黑着好,免得面对面尴尬。

  七宝哥,快把湿衣服脱了擦一擦吧!要不会感冒的。黑暗中小雪递过了一块毛巾。田七宝听话地拧干了衣服,擦干了身子,又把毛巾递给了小雪。却不料小雪像一条鱼儿一样游进了他的怀里:七宝哥,我冷……田七宝惊喜莫名,身子兴奋得一阵颤栗。他狂乱地搂紧了她。他发现她身子冰凉、僵硬、不住地发抖。但她并不怎么抗拒他的摆布。她只挣扎了几下就顺从了。

  却不知怎么田七宝却不行了。他折腾了好大一阵也没把事做好,倒是急出的冷汗快把小雪漂起来了。他觉得无比沮丧,也索然无味,远不如老婆好。这时,小雪哀哀地哭了起来。田七宝更觉得羞愧难当。他想安慰她一番,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小雪却越哭越恸,并狂怒地撕打他。他胆怯地躲开,匆匆穿上衣服,中了枪弹的兔子一般窜出大棚去了。

  回到家田七宝就发开了高烧。三天以后他病好了再到菜地时,他发现小雪不见了,管大棚的换成了一个老头,那是小雪的爹。据说她进城打工去了,不再种大棚菜了。

  从此,田七宝也懒得到菜地去了。妻子红杏见丈夫收了心也就放了心。她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一心一意过日子养鸡。田七宝却变得更加慵懒,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倒是打牌上了瘾。他一有空就往胡乐福家钻。红杏百般劝阻无效,后来以离婚要挟,田七宝才不赌了,只是懒得更厉害了。红杏想放他进城打工,又怕他成了开了笼头的野马。懒些就懒些吧,反正小日子还不错。红杏这样想。

  秋后农闲了,好多村人都出外打工,田七宝也偷偷跟人去了城里。红杏这才没咒念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