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蛇蜕也 >正文

万圣节惊魂之黑猫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是女巫的黑猫。”落落蹦蹦跳跳的从房间里出来,她穿着黑色的连衣裙,戴着尖顶的高帽子,手上晃动着一只塑料的魔法棒。

  “乖宝贝,真漂亮。”孙雪牵着她的手,出了家门,沿着楼梯走下楼,站在路边的人行道上,等着丈夫从地下停车场里驾车出来,接应她们两人,去商场购物,然后去她的父母家,过周末,同时也是过万圣节。

  “妈妈,我想上厕所。”

  “到商场的时候再上吧,你爸爸马上开车过来了。”

  “可是,我很急。”

  落落扭着身体,一脸的焦急,如果不顺着她,真的是要憋不住了。

  “好吧,宝贝,给你家门的钥匙,你动作要快点哦。”她从挎在肩上的皮包内摸出了家门的钥匙,一串,挂着一只金属的海豚吊坠,递到了落落的手上,她抓在手里,转身跑开,留下一路钥匙串发出的叮当声,跑上了楼梯,叮当声渐渐的听不见了。

  孙雪继续等在路边,等了一会,丈夫驾着车驶到了,只看到她一个人,丈夫就问:“宝贝呢?”

  “她着急着上厕所,我北京军海中医医院举办癫痫诊疗云会诊让您足不出户看癫痫给了她家门的钥匙,跑回去上厕所了,等等就来了。”

  孙雪拉开前排副座的车门,坐了进去,等在车内,期间和丈夫谈论着事情,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十分钟,丈夫先着急了起来:“宝贝怎么还不来呢?”

  孙雪将系在身上的安全带解了开来:“我回去看看。”她打开车门,钻了出去,快步的走回到楼梯口,沿着楼梯快步的走上了二楼,叮当一串的声音,从二楼的两轮车的停放间内传出,让她想到了落落接过家门的钥匙跑开后,留下了一路的叮当响声,停放间里是声控电灯,但叮当一串的响声并没有令电灯亮起光,仍旧是漆黑一片,还是先回家去看看,孙雪继续上楼,回到了位于三层的家门前,敲着门,喊:“乖宝贝,你上好厕所了吗?”

  门里面安静的没有声响,落落也没有回应她的喊话,自己拥有的家门钥匙已经给了落落,没钥匙开不了门进去,从肩上的挎包内摸出手机,拨通了丈夫的手机:“喂,你把车停稳了,快回来开门。”

  孙雪焦急的在家门前来回的走着,等着丈夫,楼梯上传来咚咚的脚步声,有人跑上楼来,她扶着楼梯栏杆,探头看见了丈夫的身影,沿着楼梯跑了上来,满脸的汗水,顾不上和孙雪说话,手上捏着家门的钥匙,转动门锁,打开门,冲了进去。

石家庄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病好

  “宝贝,宝贝。”他先跑进了卫生间,门是开着的,里面一目了然,没有落落的身影,孙雪也跟在他的身后,在家里面四处的找。

  两个人找遍了家里的各个房间,连阳台也去找过了,落落不在家里。

  “二楼的两轮车停放间。”孙雪冲出了家门,丈夫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肯定是跟落落有关系,他也追在孙雪的身后,追着下了楼,来到了二楼的两轮车停放间,奔跑而至的脚步声,触发了声控电灯,灯光亮了起来,照明着整个停车间。

  孙雪一眼就看见了一顶尖顶的高帽,是落落出门时戴在头上的,掉落在停车间内的通道上,继续朝停车间的深处走,她又看见了一根塑料的魔法棒,也是落落出门是拿在手中的,停车间的尽头,是几间铁皮钢管搭建起来的封闭式的小型车库,是住在这栋楼内的几户业主违章搭建的,间间都挂着一把将军锁,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

  叮当的一串声音从其中一间铁皮封闭的小型车库内传出。

  “宝贝,你在里面吗?”她去拽铁皮门上挂着的将军锁,凭她的力量,根本是拽不开将军锁的。

  “宝贝就在里面。”

  钥匙串的叮当响声持续着从该间铁皮封闭的车库耸猎馅庇壤谓里传出,救女心切,丈夫也受到了孙雪的情绪感染,顾不上先理智的报警了,先要救出被困的女儿。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拿工具来砸锁。”他冲下了楼,冲回到路边,打开车后箱,从里面取出了换车胎时候用到的千斤顶,有了这件工具,将军锁就能被砸开了,抱着沉甸甸的千斤顶,返回到二楼的两轮车的停车间,吃力的举过头顶,对准了铁门上挂着将军锁,狠劲的砸了下去,咔嚓,将军锁果然如他的所料,被千斤顶砸开了,丢开千斤顶,拽掉了被砸坏的将军锁,打开了铁皮车库的门,看见了落落倒在车库的地上。

  落落被送到了最近的医院,进行了一番抢救后,医生从急救室出来,孙雪从椅子上跳起来,冲上前,抓住医生的胳膊问:“我的宝贝救活了吗?”医生摇了摇头,孙雪眼前一黑,晕倒了。

  等她醒转了过来,看见自己一个人坐在车内的副座上,车停在路边,看车窗外面的景物,就在家所在的楼边,一只黑猫蹲在车前盖上,嘴里叼着一串钥匙,晃动着一只金属的海豚吊坠,是她的家门钥匙,在落落死亡之前从她这里带走的。

  黑猫跳下了车前盖,跳到了路边,回头看着坐在车内副驾座位上的她,拉开车门想钻出去,肩膀被勒的发疼,是系在身上的安全带没有解开,有疼痛感就癫痫病因有哪几类表示,看见黑猫叼着她的家门钥匙不是在做梦,解开了安全带,她从车里钻出来,黑猫在前面跑,她在后面追,黑猫跑上了楼梯,她追到了四楼,黑猫跑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停住了,回头看着孙雪追近了,朝门内一窜,孙雪追到了那户人家的门前,门紧闭着,她听见门内传出了钥匙串的叮当响声。

  警察还在二楼的停车间内,在用警界线封锁的案发现场内提取着物证,听了孙雪的说法,觉得她是丧女心痛,产生了幻觉,她的丈夫从家里收拾好了一箱行李,提着下楼时,撞见了她正在被警察劝说着离开。

  “你要相信我。”孙雪抓住了救命稻草,抓着丈夫的胳膊:“我没有产生幻觉,那只黑猫,是我们的宝贝女儿,是她的灵魂化身。”

  警察在受害者家属的坚持下,例行公事的去四楼,敲响了孙雪认定是凶手所在的房门,门应声打开了,却只开了一条缝,门内挂着链条锁,一个男人神情紧张的在门缝内看外面的敲门人,看见是穿着制服的警察,让他紧张的神经绷断了线,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警察从警车上取来了撞锤,将嫌疑人紧闭上的门撞开,看见他已经悬了根绳子挂在吊顶的风扇上,勒着脖子,上吊自杀了,脚边的地上,有一串钥匙,挂着一只金属的海豚吊坠。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