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仁之实 >正文

收拾一下头发_伤感美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昨天下午正好有空,我便打算趁此去收拾一下头发。我平时很少去理发店,对理发店一无所知,不知去哪里好,便先在姐妹微信上呼了一下:“亲,我想去收拾头发,推荐一下去哪里?”一会儿,弟媳来信:“姐,去经典吧,感觉那里不错,我在那里还有卡,有优惠的。你说我的名字就行。”见此,我心有所安,这有了目标比一家一家的去碰要好得多,也节省时间。

  只知它的大体位置,到了那里便找不到,问了一小姑娘才知就在北边。推门进去,环视屋内,见很多人,理发师都在忙着,旁边的座位上有几个人在等。见人多我本不愿等,又想到,这个时候哪里人也不会少,便站在那里没有动。一位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走过来,问我,想怎样修头发。我说,就是剪掉一点,烫一下,然后上点颜色。他说,好哇,您请沙发上坐。很客气,也很热情,这让我不好意思离开。那就等一等吧,难得今天下午有个整时间。

  这等着的空,妹妹发来信息,说有个“1+1精剪”挺好,她昨天在那里刚做了头发。我回她发个照片来看看。接着,她微信来了一张照片,看样子还好,挺精神。不过,再去寻找那个店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想到此我便打消了退堂鼓。

  一会儿,一个岁数略小一点的男孩走过来,让我去洗头。我说:“还没有看到你们的价目表呢,我想先看看价钱。”接着脑电图能检查什么病,刚才那位理发师走过来,说:“ 我建议你买一张卡,500元打八折。以后,您来就是八折,挺合算。”我迟疑了一会儿,想到弟媳的卡要打九折,并且我用了她的卡也不好,给她钱还要一番推让。还是办一张吧,以后就省事了。还想到现在这个时候,在那里修头发也不是很便宜的。况且,这里还是个老店,挺有名的。便在这里吧。就这样拿定了主意。

  等我坐下时 ,那个理发的小伙子便开始和我说话:“姐,您是老师吧?”心里不由一怔,眼睛好厉害!但我又是从哪里露了马脚呢?便不由一笑,说:“对呀,你咋说得这么准?”他说:“我看出来了。”我想到刚才算计钱的事,便说:“是不是看我板得厉害?”他说:“不是,是一种教师的气质。”教师气质?我看看镜子中的自己:一副眼镜,暗沉微黄的脸色,不苟言笑毫无表情的嘴角,丝毫没有青春的活力。 这就是教师的气质么?我不再说话。

  头发开始加热了,那理发师去干别的事。干坐着太无聊,这音箱震天地响,还有周围年轻人的说话,让我感觉或许这地方根本不适合我来,年轻人喜欢这样的活跃,我不喜欢。打开手机,还好,我此前从电子书上下载了林语堂先生的《红牡丹》,不知道这书怎么样,当初下载时,一看到名字,便想起小时候看到的电影《红牡丹》,并且,直至今天,蒋大为先生唱的电影主题曲《牡丹之歌》还鲜活在人们的心中。看过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和《京华烟云》,非常儿童癫痫病治疗都有哪些方法喜欢。他的文字让人读起来有种愉悦之感,人物性格都很鲜明,也很自然,这个肯定不错。

  我便开始读,感觉很好 ,心里庆幸,这次又让我遇到了好书。林语堂先生的文字,让我感到亲切,并且,那个年代的人物风情故事我感到很新鲜,饶有趣味。正读得入迷,听得耳边有人说:“看得什么呀?”是那个理发师。我告诉他,是《红牡丹》。我问,知道这部书吗?他边忙着看我的头发边说,不知道。我问:“看没看过电影《红牡丹》?他摇头说没有。我说:“那电影好几十年了,你那时还小,应该不记得。”其实,我读到后来才惊出一身汗,也暗自羞愧。原来此《红牡丹》非彼《红牡丹》,这小说故事和电影不一样,而同是主人公的“红牡丹”也非同一个人。我这是误人子弟呢。

  他又问我好看吗,我说感觉挺好的。我问他看没看过电视剧《京华烟云》,他摇头。我有点吃惊,这《京华烟云》很有名,原是赵雅芝的主演,后来翻拍了,赵薇演的木兰,前几年刚播过,像这岁数的孩子应该看过的。他去镜子边拿梳子和剪刀,边说:“我从来不看书,不看电视。”“那你干是么?”我这教师刨根的毛病又来了。我想到了手机,游戏,还有一天到晚在店里的忙碌,便接着说:“你们忙着挣钱了,没空看。”其实,这《京华烟云》的电视剧我也就看了几集,我只是对那纸质的小说印象深刻。

  等头发上颜色时,理发师过来问我上多少钱的,他介绍郑州市癫痫病医院了一大串我都没记住,便选了最低价——99元的。他笑说:“这个,我劝您选一个好一点的,对头发没有伤害,头发还柔顺无比……”这小家伙,口才很好,忽悠人的本领也不错。我说:“99元这个价位在你们店里是最低的,但我感觉应该不会很差。”他又说了很多,我都忘记他说什么了,反正我不为所动。因为,我一年前在其他店染头发时,花了五十元,质量不错。也许过一年这都涨钱了,但再涨也不可能涨一倍还是最差的产品吧。他无奈,用吹风机吹着我的头发,说一句:“您知道,我们这里工资挺高的,相比其他店产品也贵一点。这个99元的质量应该不太好。”

  我没有说话,可是,越想越觉他的话不对劲,一会儿便忍不住说:“你这话毫无道理,你们这里工资高我没意见,但是,把这些工资加到顾客头上不公平。顾客拿同样多的钱,在每个店享受的服务应该是一样的,而不是因为你这里工资高,顾客就要多摊钱,使用低一等的产品。”他红着脸笑:“当然当然。”便离开了。

  这头发颜色好不容易上完,马上就要9点了。我在这里足足呆了八小时,从下午两点就来了,我宝贵的八个小时,想想也心疼。等最后一步,洗头,我就可以万事大吉了。

  洗头时,洗头的小师傅对我说:“您这修复保养还没有做呢。”我说,那要钱么?他说:“是收费的,有24元的,有36 元的,有58元 的,您要哪一种?”我登时有些恼,说武汉癫痫:“此前,我也烫过发焗过色,但从没有听说过这最后的修复保养还要收费。”他说:“这个,您上的颜色是有伤害的,我们的修复保养就是把这些毒素排出去。”我说:“我就奇怪了,我花了99元钱,在这里却用的是最差的,有毒的产品。怎么回事?”他急忙解释:“不是,你这99元的在我们这里是最低档的,但质量应该不是最差。”他的话说得我都心乱了。但我坚定一个信念,不听那一套。我说,太晚了,九点了,我还没有吃晚饭呢。他说,用不了您多长时间。我说算了吧,我自己家里有养护头发的东西。

  走出店,外面夜色渐沉,行人很少。修这个发真不容易,我卡里剩下的400块钱先不用了。我这样想着。

  今天下午,我在大街上遇到同事,她说:“你烫头了,怎么光头顶这里有颜色,下面没有?”我这才注意到我的头发。从昨天回家到现在,我还没有真正地看看呢。我便去那理发店,但昨天给我做头发的理发师不在,另一个店员告诉我明天再来。

  回家,我想,明天我再去找他,他更会看出我的“教师气质”的,不仅“小气”,还“较真”。不过,只是说说罢了,我可真不愿在这件事上多浪费时间,能将就就将就着了,无伤大雅就行。我只是想心平气和地告诉他:“小伙子,这颜色质量好弱不要紧,关键是没有染上呀!要不是态度问题,这是不是手艺问题?”这也许是真正的“教师气质”吧!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