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风飞扬 >正文

会杀人的树

时间2020-09-16 来源:贬恶诛邪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个一个发生在多年以前的,一个真真切切的。

  一

  那时我还在读大学,每天走去教室上课的路上,总会经过一棵树。这棵树是一棵奇特的树,一年四季都是光秃秃的,枯干的枝桠张牙舞爪,朝各个方向刺向天空。每次经过它时,

  我似乎总能听见一阵呼唤的声音。

  一天晚上,我在操场跑完步后,不知不觉便绕到这棵树旁边。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风吹动树枝的咔咔声,但是仔细感觉又不像是那么回事。走近一看,眼前的一幕几乎吓得我魂飞魄散:这树上原本干瘪僵硬的枝条此时此刻竟如柳枝般柔韧灵动,如同千万只手,紧紧将一个人全身裹住,只能从空隙中朦胧瞥见这人身上衣裳的一角。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茫然地摸出袋里的手机,颤抖着按下了110。我已经忘记当时我语无伦次地说了些什么,总之警察很快就到了,还惊动了学校高层。只不过当他们来到现场时,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了,看上去什么也没发生,而我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悚画面中反应过来。

  他们仔细地搜察了那棵树以及那片区域,却毫无发现,学校这边也报告没有人员失踪的消息。然而我一口咬定有人失踪了,而且就是因为那棵树。他们笑了笑,严肃地教育了我,然后跟校领导寒暄一番,便拍拍屁股走了。

  当晚,彻夜未眠。

  第二日下午,我收到消息:

  2012年12月21日晚九点,理学院马哲同学谎称学校小树林处发生杀人事件报案,对我校名誉造成恶劣影响。鉴于此,校委会各领导通过一致磋商,决定给予马哲同学警告处分。作为当代大学生,当以诚实守信为荣,此次恶作剧事件,马哲同学应做出深刻检讨!

  极度的气愤与悲伤让我变得异常沉默,而这沉默让我战胜了恐惧。我每天都要躲在某个角落,静静地监视这棵该死的杀人树的一举一动。我变得疲惫不堪,烦躁不安,但这棵树却没有任何异动,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我甚至怀疑是我自己出现了幻觉。

  二

  这些天上课我都神情恍惚,苏若曦看在眼里,忧在心中。苏若曦是我女朋友,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平日里不该问的她绝不会开口问,因为她说某件事如果我想告诉她便自然会告诉她,又何必多问。我很喜欢她。

  下课后,她在座位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朝我走来。

  “这些天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她关切地问道。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避开她灼灼的目光,拉起她的手,“走,我们去外面说。”

  校园绿化区长椅上,她挽着我的胳膊,静静地听我讲那个诡异的树吃人的故事。她突然抱紧我,紧张地看了看旁边的几棵绿意盎然的树,“讨厌,故意讲这么可怕的故事来吓唬我!想让我投怀送抱就明说呗!”

  我一脸愕然地看着她,“难道你不相信?”

  “我信,”她故意把声音拖得老长,还吐郑州治疗癫痫在哪了吐舌头,俏皮地笑道,“以前你总幻想你是行走江湖的剑客,你会保护我吗?”

  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故意说道:“如果我放开手中的剑,我就无法保护你;如果我紧握手中的剑,我就无法抱紧你。”

  她装出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我捏了捏她的鼻子,“开玩笑的啦!只要我的剑还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你。”

  “对不起,这几天都没有好好陪你!还有谢谢你!”我的愉快了不少。

  “我知道你受了处分,心里很难受。但是一直憋在心里,会憋出内伤的。两个人承担痛苦总比一个人承担痛苦容易。”她轻轻说道。

  三

  走路的时候,我的心思时常会飘往他处。

  在某个渐渐淡忘的时间,我独自徘徊,莫名地就走到了这棵树面前。

  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柔和而略带兴奋的声音:“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等你。”

  我环顾四周,淡淡的月光铺在青色的大理石板上,树影婆娑,阒寂无人。这里一切都幽静得可怕,令人不寒而栗,我紧紧盯着那棵怪树,屏住了呼吸,不敢出声。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想和你做朋友。”

  “你是谁?”我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就是我啊,你问的问题还真是奇怪。”

  “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你?”我极力想听出声音的来源。

  “那我出来喽,你可不要被我吓一大跳。”她轻笑道。

  一道窈窕的身影陡然出现在树的顶端,只见她长袖一挥,便飘然落至地面,不扬起一片尘土。所谓“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也不过如此吧!

  我感到窒息。长发如瀑,白衣胜雪,她如神女般降在我的面前。

  我惊呆了。那是怎样精致的容颜啊,丹唇外朗,皓齿内鲜,修眉联娟,眼眸如星。“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的美是如此浑然天成,不带一丝矫揉造作。

  “你……你……是人……是……是鬼?”我突然变得结巴。

  她眨了眨如水般清澈透明的眼眸,“我是鬼,今天我要吃了你!”说着,她便张牙舞爪地扑向我。

  我吓得魂不附体,闭上眼睛,双手紧握胸前的十字架,颤颤巍巍地祈祷着。

  等了约莫两分钟,却什么都没发生。我悄悄地睁开眼睛,看见她近在咫尺的绝美脸庞,“啊!”我大叫一声,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你怎么不吃我!”我指着她说道。

  她俏皮地笑道,“逗你玩啊。哈哈,你刚才的样子好可爱啊!”

  我抹了一把额前的冷汗,“你叫什么名字?你和这棵树是什么关系?这棵树为什么要杀人?”

  “我没有名字,”她神色变得有些黯然,“我是树的魂,没有朋友,我很孤独。”

  “不如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洛雪,如何?”陕西治癫痫病去哪最好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暗自责怪自己多管闲事。

  “好啊,我最喜欢雪了,”她兴奋地拍手叫道,“我终于有名字了,我叫洛雪,洛雪。”

  看着她脸上洋溢的笑容,我心中的恐惧感一扫而空。

  她走到我面前,我发现她的眼眶有些湿润,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细细的水珠。“谢谢你,

  请你做我的朋友吧!只有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只有你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她哀求道。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再让树杀人了。”

  她愣了愣,展颜一笑,“没问题,不过你每天都要过来陪我,给我讲故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马哲。”说着,我在空中比划着名字的写法。

  四

  每天清晨,我会跑到树下,坐在长椅上,开始晨读。洛雪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她记忆力很好,我只需把词句读上两三遍,她便能倒背如流。我离开去上课时,她会挥挥手,目送我渐行渐远。

  晚上,我给她讲故事。一开始,我不是很情愿,只是迫于无奈,敷衍了事地给她讲了一千零一夜里的童话。但是她听得很认真,而且当听到故事末了,王子和公主地在一起的圆满结局时,她便会露出开心的笑容。

  我对她说:“这只是童话,听着有趣就行了,别当真!”

  “这样的结尾不是挺好的么?”她托着香腮问道。

  我叹了口气,“幸福不过是一场梦,不幸才是真实的,童话太单纯太完美了。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然后呢?难道他们没有烦恼?难道这样的生活能一直持续?”我突然意识到我或许不应该和她说这些。

  她浅浅一笑,“所以我们更要珍惜现在,笑口常开。”

  逐渐地,我敞开心扉,把我心中那些忘不了的故事讲给她听。

  我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回忆,还印在心里的故事有:

  俞伯牙与钟子期,高山流水觅知音;

  崔护“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错过;

  梁山伯与祝英台双双化蝶飞去的凄婉;

  陆游“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与唐婉“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的悲情;

  纳兰容若“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的惆怅;

  李叔同“还君一钵无情泪”,“悲喜交集”的一生;

  林觉民血泪铸成,令人读而肝肠寸断的《与妻书》;

  海子以梦为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背后的;

  德芙创始人莱昂苦涩而甜蜜的“DO YOU LOVE ME?”;

  圣埃克苏佩里心中忧伤神秘的小王子

  …………

  每次说完这样的故事,就是一阵沉默。这时,她通常会拿出一支通体碧绿的玉笛,吹奏一承德青少年羊癫疯治疗曲不知名的乐曲,宛转悠扬,抚平心伤。

  五

  下课,我趴在桌上,呆呆地望着黑板。苏若曦坐在我身旁。

  “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我转过头,冲她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事。”

  “你认为这世上的树有灵魂吗?”她突然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我心里发虚。

  “你说嘛,我只是突发奇想,随便问问啊。”她撒娇道。

  “我想,自然界里,每一株植物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有灵魂的,只是我们看不到罢了,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我们能感受到她的存在,但通常我们会把她忽略,因为我们认为我们有正经事要做,无暇顾及其他。”

  她沉思片刻,铃声响起。

  放学后,若曦边走便对我说。

  “三个月后就是六级考试了,我们早上一起晨读,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不知如何作答。

  她故作生气道:“怎么,还不愿意啊?”

  “美女相邀,求之不得,只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小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模仿着戏剧里的酸腐书生,朝她作揖。

  她“扑哧”地笑出声来,我心里却暗暗叫苦。

  事实证明,我多虑了。相安无事,生活照旧。

  六

  洛雪能见到苏若曦,苏若曦却不能看见洛雪。

  晚上的时候,洛雪突然问我爱是什么感觉。

  我对她说:“我个人的理解,爱的感觉是——当你想起那个人时,你会很开心;当你听见他说话,你会很振奋;当他高兴,你便快乐;当他沮丧,你便忧伤。”

  她的眼里出现一丝迷惘。

  “如果有一天,我不小心离开了,你会伤心吗?”

  “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的,除非你已经厌烦了,我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就算是大学毕业后,我也会常常来看你的!”我坚定地说道。

  她抬头望了望黯淡的夜空,“但愿吧!”旋即,展颜一笑道,“今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男孩,他总是笑嘻嘻,看上没有烦恼的样子。有一天,他碰见了一个女孩。他渐渐向她敞开心扉,她让他进入她的世界,两个孤独的灵魂相互慰藉,他们成了知音,就像俞伯牙和钟子期。

  但是女孩一直都知道,男孩一直在假装自己很快乐,他用笑来掩饰喧嚣下的落寞,即使在人群中他也一样孤独。最美好的东西接近忧伤,最绝望的东西一定隐于内心。她的心能够看到他心底深处掩埋的悲伤,能够听到他独自彷徨街道上时的轻声叹息。正如小王子所说,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本质的东西,眼睛是看不见的。

  女孩希望他能够真正快乐,古灵精怪的她要求男孩每天讲故事给她听,然后每天为他吹奏一曲能够抚平心伤的安魂曲。<大脑异常放电的症状和原因如何治疗?/p>

  希望男孩能够能够真正快乐起来,即使有一天女孩不在了。

  我看着她,想流泪,“和你一起,我很快乐,真的。但是在尘世之中,我必须戴着面具,这样我才有安全感。”

  七

  当一个人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会格外喜欢看日落。

  我现在就站在这夕阳里,若曦靠在我的肩上,有些事我永远忘不了。

  那天,是圣诞节,天上飘着小雪,我和若曦从电影院归来。我牵着她的手,想带她来到洛雪面前,因为我已把圣诞礼物交给洛雪,想让她把礼物突然变到若曦面前,给若曦一个惊喜。

  当我满怀喜悦来到那里时,怪树已经不见踪影。

  夜黑,风肆虐,雪乱舞,我呆呆站立,泪如泉涌。我想问苍天,为什么美好的东西,总是消逝得这么快?我自责,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笨,不明白她说的话的含义,更不懂得珍惜。

  苏若曦用手轻抚着我的脸庞,拭去我的泪,轻轻地抱着我,什么也没说。

  周围雪如柳絮飘飞,但是我们上空却无雪花落下。我们抬头往上望去,却见雪积聚在一起,幻化成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降至地面。

  她周身泛着一缕缕淡淡的柔光,看着我和若曦,露出浅浅的笑容。

  “太好了,洛雪,我还以为你——”我欣喜若狂。

  洛雪摇摇头,“我马上就要走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霎时,好像有一桶冷水突然倾倒在我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上,我不甘心地问道“非走不可吗?”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时候到了,自然就得离开,何况这样从我最爱的雪中离开,已经是最圆满的结局了。有件事我一直感到愧疚,离开之前,我必须对你说声抱歉,那次你看见树杀人,其实是我为了捉弄你而制造的幻像,没想到害你受了处分,你能原谅我吗?”

  “这件事,我早就忘了,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走到她面前,泣不成声。

  她抬起冰冷的手,拂去我眼角的泪珠,强挤出一丝笑容,“记得,一定要快乐,一定要幸福。”

  我轻轻环抱起她,却一丝一毫无法减缓她逝去的速度。

  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出现在若曦手上,上面静静地躺着一支碧绿的玉笛。她望着洛雪渐渐模糊的身影,泪水不觉已湿润双眼。

  “玉笛是我送给若曦的礼物,希望若曦你喜欢!”

  她就这样消失在我的怀抱里,消散在空气中。

  夕阳的还未完全落下,天边尚有余晖。若曦拿起手中的玉笛,吹奏起了那首曲子,我给曲子起了一个名字,叫《洛雪》。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